青牛河(14)

分类: 武侠古典
人气 / 2021-06-01 发布

青牛河(14)

咱们上回书说到韩夫拉着小姐冲出屋子,那狡猾的小玉已经消失在夜色中,

只见史公公率领许多官兵将韩夫和小姐团团围住,由于小姐是光着身子跟着韩夫

跑出来的,加上惊吓,难免身子瑟瑟发抖,韩夫急忙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扔给了

她。

小姐冲忙穿上了韩夫的衣服,但下体还裸露着,她也只能如此了,那韩夫是

无论如何也不敢抽出时间去脱自己的裤子了。

史公公冷笑着说" 韩夫,你走不了了,赶快束手就擒吧!"

韩夫光着膀子,手握着钢刀说:" 想让我投降,你打错了算盘你这个不男不

女的夷狗。

史公公大吼一声:" 御林军,给我拿下!"

那些官兵一哄而上,

韩夫一边护着小姐,一边挥舞着钢刀和官兵搏斗。韩夫的武功十分厉害,钢

刀之下,鬼神皆惊,兵丁死伤无数。

他杀出一条血路,带着小姐冲出院子沿着街道奔向城门,但是城门紧闭,城

墙上全是御林军,韩夫只好带着小姐沿着城墙往另一侧冲杀。

因为朝廷想要捉拿韩夫当人质,所以不能杀死,这可就难为了史公公,他的

兵丁死伤无数,几乎不敢上前,只是团团围着,想拖垮韩夫,然后捕捉。

韩夫带着小姐,杀到城墙角落处,这个地形对他很有力,他可以避免自己腹

背受敌,他背对着城墙角落,把小姐挡在身后,奋力斩杀着迎面不断冲上来的官

兵,兵丁们一排排的倒下去,又一排排的冲上来,而且是越围越多,里三层,外

三层,风雨不透,水泄不通,境况十分危急。

小姐说:" 这样拼下去会累坏你的,你还是自己走吧,不用管我了。"

韩夫说:" 要死就死在一起,要活就活在一块儿,我绝不能扔下你。"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巨吼,城墙角轰然倒塌了,从倒塌的缺口处,两头青牛

冲了进来。那青牛如猛虎下山,横冲直撞,锐不可挡,将前边的官兵顶死许多,

踩死许多,就在那些官兵惊恐万状的时候,两头青牛驮起韩夫和小姐逃走了。

史公公领着很多的人打着灯笼一路追踪来到青牛河边,那青牛驮着二人不见

了踪影。

兵丁们沿着青牛河岸边寻找。这青牛河太长了,根本就走不到尽头;这河边

的丛林太密了,到处都能藏身。

直到天亮,累的人困马乏,官兵们什么也没有找到。

史公公非常恼火,下令把青牛河两岸的森林,树地、蒿草蓬全部烧光。

兵丁们弄了很多的干柴,开始点火,慢慢的,那绿色的蒿蓬燃烧起来,那绿

色的草地燃烧起来,那山坡上的树木也燃烧起来,一时间,青牛河畔火光冲天、

烟雾弥漫,小动物带着火苗四处逃窜,

突然间,两声巨吼,地动山摇,只见两头青牛腾空而起,两个青年骑在牛背

上,冲出火海,消失在远方。

青牛腾飞那一瞬间,产生了巨大的气浪,使得大火像爆炸一样突然向两岸扑

去,史公公和些放火的人想要逃走已经来不及了,全都被烧死在了里边。

紧接着,一场大雨从天而降,青牛河如同翻江倒海,巨浪奔腾,水势猛涨,

大火全部被熄灭了,青牛河回复了往日的宁静。更显波澜壮阔。

青牛河事件传到京城,皇帝大发雷霆,当即把刘大人给革职了,并派人将他

抓了起来,押送京城。其实这后果刘大人早已经想到了,他心里有所准备,

刘大人在京城的大牢里被关押了好些日子,在给他定罪方面,那些官宦众说

纷纭,意见不一。

虽然没有人能证明刘大人和起义军有勾结,然而刘大人还是受到了女儿的牵

连,毕竟女儿是跟随朝廷罪犯逃走了。

朝廷里没有了史公公,再也没有人想将它置于死地了,多数人都想让他活命,

最后在那个钦差李大人的活动之下,刘大人的性命保住了,他被削职为民,所有

财产都被充公了,他一无所有了。

刘大人被从大牢里放出来,他眯缝着眼睛望着久违了的天空,心里长长的出

了一口气,他到感觉很轻松了,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人,其他什么都没有了。家产

没了,家奴没了,手下的衙役佣人也都没有了。一种" 树倒猢狲散" 的感觉油然

而生。自己往哪里去呢,他有些悲凉了。

当官当惯了的人一旦失去官职,他真不知道自己将来该怎样生活,该去哪里

生活。

就在那刘大人迷茫的时候,听见有一个女孩子声音在他旁边想起" 老爷".

周大人闻听此言大吃一惊,他急忙撩开自己那些挡在脸上的头发,定神一看,

那女孩子正是小鱼儿,他脱口而出" 你是小鱼儿," 然后就紧紧把小鱼儿抱在怀

里,他的眼泪止不住的就流了出来。

刘大人感觉奇怪,问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鱼儿说:" 你被他们带走后,我怕他们在半路杀害你,就女扮男装,一直

偷偷的跟在后边。你们赶路我也赶路,你们住店我也住店。

来到京城后我找到了李大人,把一颗夜明珠送给了他,他把那颗夜明珠送给

了刑部大人,在李大人的疏通下,他们才把你给放了出来。

刘大人抱着小鱼儿深情的说:" 你真是个好孩子,难得你有这样一片好心。

"

刘大人又问小鱼儿说" 家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小鱼儿说" 县衙已经换了一个县官,我们的人都被遣散了,我妈妈已经被我

的表哥给接走了。我把咱们剩下的银子给了他们一些,其他的就都埋在了我家菜

窖里。

刘大人又问:" 往后怎么办,你想把我带到哪里去呢?"

小鱼儿说" 到我家去吧,我们一起回柳条村,那里还有我家的房子和地,还

埋着咱们的银子,我会打猎,能种地,更擅长撒网捕渔,让我来养活你好了。"

刘大人望着怀里的这个身体健壮的小女孩,他惊呆了,没有想到她会有如此

顽强的生存能力,而且还非常有头脑,他感觉自己此时已经远远不如这个小姑娘

了。

他忘情的抱着小鱼儿,吻了她一下说" 谢谢你了孩子,你让我绝处逢生了。

"

小鱼儿把刘大人领到一个小旅店,她先让刘大人自己在那里休息,就出去给

大人买了衣服和裤子,又让大人洗了个澡,然后就把新衣服给换上了,她重新给

周大人梳了发髻。

梳洗完毕,刘大人感觉自己又换了一个人,他们又吃了点东西。大人感觉自

己又得到了新生。

他们两个对外以父女相称,大家谁也没有在意。

晚上他们两个人就住在一起,小鱼儿还是亲切的叫他" 干爹" ,他还是亲切

的叫小鱼儿为干女儿。

俩个人紧挨着身子躺着,仿佛都有着说不完的话。刘大人讲述着坐牢的经过,

小鱼儿讲述着家里发生的事情。

夜深了,小鱼儿躺在周大人的怀里睡着了。

大人望着这个可爱的乡村女孩,心里充满了无限柔情。他想到了屈原和婵娟。

第二天,小鱼儿就领着大人离开了京城。这二人一路风尘,回到了青牛河畔

的柳条村,。

眼前的一切都不再是从前的模样了,这个从前美丽的河边小村庄,现在已经

变得荒凉冷落了。

这里的人家本来就不多,由于闹蛇精,人们就都陆续搬走了。

这里现在也真的很凄凉,村子里到处是断壁残墙,家家的院子里野草丛生,

大天白日就能经常听到野狼的嚎叫。山鸡,野兔,野鸟到处都是。

小鱼儿领着周大人踏着荒草走进院子,立刻就惊飞了许多野鸟。大人的心里

就感觉往下沉,他知道这可不是" 误入藕花深处,惊起一滩鸥鹭" 了。

大人回头望了望小鱼儿,只见她兴致勃勃,无所顾忌,一点愁苦的表情都没

有,脸上永远带着微笑。

大人问她说 "你不害怕吗?"

小鱼儿笑着说出了那套习惯的顺口溜:" 从小迎着朔风长,跟着父辈猎虎狼。

天当帐篷地当炕,树叶渔网当衣裳。

小鱼儿的话让大人仿佛看到了一幅远古洪荒的乡村奇景,他立刻被小鱼儿的

情绪所感染了,他竟然控制不住的从身后抱住了她。当他的下身挨到小玉那圆鼓

鼓硬帮帮的屁股时,他浑身都发热了,他喃喃的说" 你太可爱了。"

他真想伸手去摸小鱼儿的乳房。

小鱼儿推开他的手说:你别影响我了,我得干活,你就在那个破土墙上坐着

吧。现在不是亲热的时候。

大人四周看了看,实在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坐下来休息,他只好坐在那半截

土墙上了。

小鱼儿找出一把镰刀,又找出一块磨石,吐了点唾沫,就把那镰刀放在磨石

上反复磨蹭。

大人奇怪的问:" 你磨镰刀做什么呀,现在也不是割地的时候?"

小鱼儿笑着说:" 你这个当官的,什么也不懂,你没见这房子周围都是野草

吗,那野草已经和我的房子连接在一起了。"

大人疑惑不解的说:" 看到了,是野草又怎么样?和房子连接到了一起又怎

么样啊。"

小鱼儿说:" 我必须用镰刀把房子四周的荒草都割光了,这叫" 防火道" ,

防止春秋的野火烧毁了房子,烧坏了人。再说割下来的这些草晒干了还能做烧柴

用。"

刘大人恍然大悟。

小鱼儿继续弯着腰在磨刀,随着她身体前后的运动,她胸脯上的两个大奶子

在不停的晃动着,刘大人看得入迷了。他心里想,大概身体结实的女孩子乳房都

要很大的吧。他真想伸手去摸摸她。

小鱼儿磨完了镰刀,就动手刈割房子四周的荒草。突然一只野鸡在荒草中飞

了出来,她顺手就把镰刀扔了过去,那野鸡惨叫一声死去了。

刘大人惋惜地说:" 你这孩子,下手好重啊".

小鱼儿说:" 没办法,我们得吃饭,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晚餐。" 她把野鸡扔

到了屋里,又开始挥舞着镰刀割草。

突然小鱼儿把手里的镰刀停了下来,怜惜的说:太可惜了。碎了好几个。

大人疑惑不解的问" 这又是什么呀" ?

小鱼儿说:" 是一窝鹌鹑蛋,可惜碎了几个,可还是剩下几个呢,我们的晚

餐又丰盛了。"

刘大人在城里的时候还真的吃过鹌鹑蛋,他万没想到,这里随手可得。

小鱼儿放下手中的镰刀,小心翼翼的扒开草丛继续寻找着。

大人问她" 你在找什么呢?"

鱼儿说" 找鹌鹑蛋啊,这里肯定还能有".

大人感到好笑,他想说小鱼儿是" 守株待兔" 他又想说她是" 刻舟求剑" ,

可是感觉这两个词都不太贴切,一时又想不出一个更恰当的词语来挖苦一下这个

天真的女孩子,他只好坐在那破土墙上耐心的等候着。

小鱼儿弯着腰,轻轻分开草丛,仔细的寻找着,刘大人发现小鱼儿的的腰非

常细,把屁股显得很大,但是他发现小鱼儿的屁股也特别的好看,圆鼓鼓的,充

满了诱惑。

当官的时候,刘大人天天忙于工作,就没有机会来欣赏女孩子,现在他倒是

感觉自己很清闲了,有机会俩欣赏一个女孩子的屁股了,这荒村也地,能有一个

美丽的女孩子弯着腰,翘着屁股在自己的眼前,这真是一种享受呢。这样的女孩

子的屁股,如果干上一下子会是什么感觉呢?

随着小鱼儿高兴的笑声响起,她真的就又找到了两窝鹌鹑蛋。乐颠颠倒捧过

来给六大人看。

刘大人笑着说" 没想到这青牛河边物产丰富啊".

小鱼儿笑着说:你看,要不我们怎能来在这里生存呢。"

大人从心里由衷的产生了一种对河边劳动人民的敬佩。他更加从心里喜欢这

个女孩子了。

小鱼儿把房子周边的野草割干净后,又从仓子里找出了一个破耙子,她用那

个破耙子把割倒的野草都搂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草堆,

她对周大人:" 你要是累了,就躺在这草堆上歇歇吧,这上边很舒服呢。估

计比你那官府的大床还舒服。

大人一直在那破墙头上坐着,此时真的就感觉屁股下边很不舒服,他一头就

栽倒在了草堆上,他真感觉这上边比破墙头上舒服多了,他想起了自己官府的檀

木床,想起来自己那柔软的被褥,他望着天空掠过的白云,心里感慨万分,看来

人生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这也就是"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啊,没想到自己

一个才高八斗满腹经纶的朝廷命官,今天竟然要依附与一个乡村女孩子而生存了。

他望着小鱼儿那忙碌的身影,望着她那结实的身体,望着她那永远带着微笑的脸,

望着她胸前晃动着的两个大乳房,仿佛她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疲倦,仿佛她从来不

知道什么是忧愁,就感觉她的生存能力要比自己的女儿强得多了。大人突然产生

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他真希望自己能有个这样勤劳乐观的妻子。如果自己的妻子能像小鱼儿一样

吃苦,如果自己的妻子能像小鱼儿一样豁达,那么从京城被赶到这边塞小城的时

候,她就不至于成天郁郁寡欢,最后抑郁而死。他后悔自己不应该娶一个富贵人

家的女儿,因为她们只会享福,不能受苦。

小鱼儿就不同了,她什么苦都能吃,她什么罪都能受,她从来不知道什么叫

忧愁,她对生活充满了期望,只可惜她还是一个孩子,她比自己的女儿还小一岁。

大人想到这里,就急忙打消了自己的那个奇怪的念头。

小鱼儿拎着一个大木桶,到青牛河边拎回来一桶水,就开始" 做饭" 了。

大人问她说:" 这青牛河的水能喝吗?"

小鱼儿说:这河水很清澈,能喝的,我们出去打猎,身上携带的水要是喝光

了,连地上马蹄窝里的水都的喝,你信吗?"

大人说:" 我信。"

小鱼儿说:" 这就对了,贵也是人,贱也是人,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到什

么山上唱什么歌。"

听了她的话,周大人惊呆了,他感觉在这青牛河边,小鱼儿才是生存的主人,

而自己什么也不是了。

小鱼儿把那个生锈了的铁锅用干草蹭了很久,方才看到亮光。她又用水把锅

里反复冲刷了好几遍,这才把弄干净了的野鸡和鹌鹑蛋放到了锅里。她还从身上

取出一包盐巴放在锅里边。然后找来些干草开始点火,她从身上取下" 火镰" 反

复的摩擦了几下,就把火点燃了。她蹲在灶坑跟前,不时的往灶坑里填干草,还

不时的用嘴吹火,那火光映红了小鱼儿的脸,她的额头已经冒出了几滴汗珠,此

时她的脸庞显得更加红润了,那牙齿更显得洁白了,那浓密的眼睫毛和眉毛显得

更黑了。

小鱼儿又出去抱柴禾了。

刘大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看得入迷了。在这青牛河边,在这荒凉的村落,

在这蓝天、白云、碧水、绿树、野草的映衬下,小鱼儿简直就是一个仙女,但是

她比仙女要健壮,比仙女要丰满,比仙女要乐观。这些天,从京城,到青牛河边,

风里来雨里走,历经千辛万苦,从不见她发愁。大人以前总是感觉自己的刘小姐

是最漂亮的,可现在他发现这个体态健美的乡村女孩要比自己的小姐还要美丽呢。

也许是因为自己喜欢的缘故吧,因为此前他最喜欢的女人是自己的女儿,现在他

从心里喜欢小鱼了。想自己的女儿生活在那么优越的条件里,脸上还总是带着哀

愁,小鱼儿呢,面对如此艰苦的生活环境,却总是乐观的。他恍然大悟,原来这

青牛河畔最值得钦佩的就是这些勤劳善良勇敢的女人。他们白天要干活,要做饭,

要给男人洗衣服,要伺候男人,晚上,还要躺在下边让男人玩个够,她们真不容

易的啊。

小鱼儿抱着一些干柴来到灶前,继续烧火,铁锅里的水开始翻腾了,许多的

热气从那带着缝隙的破木头锅盖上冒了出来,而且还散发出一种浓郁的芳香。大

人真的就感觉有些饥饿了。

小鱼儿把一个破旧的" 炕桌" 反复的擦拭了几遍,就放到了土炕上,她又寻

找了半天,总算是找到了一个破旧的大瓷碗,筷子也没有找到,她就找了两个树

条子折断了当筷子,把那个野鸡和那些鹌鹑蛋盛了出来。而且摆布的很有规律,

然后就端到了桌上。

大人望着这道" 菜" 开心的笑了,他说" 聪儿还给我弄了道名菜呢。"

小鱼儿急忙问:" 这是什么名菜啊,一个野鸡。三窝鹌鹑蛋。"

大人说" 这叫' 凤凰抱窝'".

小鱼儿挥手往额头上抹了一把汗,她也笑了,笑得那样美丽。她的眼睛真亮,

她的牙齿真白。

两个人盘着腿坐在桌子对面,大人感觉自己屁股下边的土炕真的也有些暖意

融融了。大人说:" 这要是再有点酒就好了。"

小鱼儿说:" 美的你,这柳条村已经成了荒村了,上哪给你弄酒去呀,就这

么将就着吃吧,想喝酒哪天我出去给你买。"

这二人开始" 就餐" 了,那树枝做的筷子很不管用,而且还有些苦涩的木头

味儿,小鱼儿就扔掉了" 筷子" ,动手吃了起来。

在小鱼儿的" 带领" 下,刘大人最后也扔掉了" 筷子" 亲自动手了。

乡村土炕,寂静而温馨,她二人互相对视着,仔细的咀嚼着,品味着,微笑

着,都吃的很香甜,也吃的很饱。。

二人吃完了饭,日头已经快要下山了,小鱼儿拉着刘人的手走出了小屋子,

顺着山坡往河边走去,夕阳映照着河面,河水泛起波澜,水中的鱼儿不时的窜出

水面。沿河两岸树木葱茏,野花盛开,芳香宜人。刘大人感觉这里比城里多了。

刘大人触景生情,想起了夫人,想起了女儿,想起了韩夫,想起了自己的仕

途之路,他想了很多,最后还是想起了身边这个可爱的女孩子,他情不自禁的把

小鱼儿搂在怀里。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的心头也泛起一丝幸福和甜蜜。

此前他只觉得高官厚禄荣华富贵才是幸福,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沦落天涯

的时候,一个乡村的女孩子,竟然能让他感觉到幸福,让他重新燃起生存的火焰。

小鱼儿靠着他的肩头说:" 种地已经来不及了,我们这些天就得靠捕渔、打

猎、采摘山货,然后就能到城里换回来粮食和衣服。这种生活我比你习惯,我能

养活你,你信吗?你那些银子可以埋着不动。等你什么时候娶老婆再来用她。"

刘大人突然把小鱼儿紧紧的搂在了怀里说:" 有你这样的好女儿,我这辈子

不娶老婆了。"

听了刘大人的话,小鱼儿身子一震,她抬头深情的望了望刘大人说:" 你说

的是真心话吗?"

大人说:" 是的,我说的是真心话,我感谢现在已经离不开你了。"

小鱼儿说:" 等将来世道变了,你又做了官,还能这样喜欢我吗?"

刘大人紧紧抱着她的身子说:" 你就放心好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

小鱼儿幸福的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她紧紧抱着刘大人,无限深情的把头

埋在了他的怀里。

天完全的黑了下来,小鱼儿对周大人说:咱们回屋子里去吧。

大人同意的点了点头,小鱼儿就拉着大人向高坡处的小土屋走去。

柳条村的白天就这样结束了。

晚上,这破旧的土屋,该怎么入睡呢,大人不敢往下想了。但是他相信小鱼

儿会有办法的。

回到屋子,小鱼儿总算是找到了那个古老的" 灯碗儿" ,里边的油已经枯干

了,灯芯已经不见了。小鱼儿还是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陶瓷油瓶,那里边还真有

些豆油。她从一个破棉袄上扯出一点棉花,捻成一个灯芯,就放到了灯碗里,把

灯碗倒上了豆油,就把那灯碗儿放在了" 灯窝儿" 里,然后就用" 火镰" 把那个

小油灯点燃了。小土屋里,那小油灯发出了" 哧哧" 的声响,小油灯那微弱的光

芒虽然不是很亮,可也能看清对方的面孔。这微弱的灯光,更显得这个小屋温馨、

宁静,充满梦幻般童话世界的色彩。

刘大人说:" 这一点着了油灯,蚊子就该要进来了吧。"

小鱼儿说:" 不用急,我自有办法," 她找来了两个草帘子,就挂在了窗户

上,这样一来,屋子里和外边就隔开了,但是那草帘子还能透气,使得夏季的屋

子里还不是很热。这让刘大人想起了自己卧室里边的窗纱。

刘大人在炕上坐了一会儿感觉屁股下边是不很舒服,他这才发现,这个小土

炕上没有炕席,那炕席说不上是被风刮走了还是被别人家给掀走了。

小鱼儿早就看出了大人的疑虑,她又找来了一个草帘子放到了炕上,然后把

随身背着的那个包袱皮打开,取出一块麻花补,就铺在了草帘子上。她对周大人

说:" 这就是我们两个人的' 床' 了,你要是累,就先躺下休息吧,"

刘大人急忙说:" 你累了一天了,你比我还累,你还没有休息,我怎么好意

思躺下呢?我就在这炕沿边上坐着吧,你想干什么你就干,我就在这里看着你,

我非常喜欢看你干活的样子,你真好看。"

小鱼儿听他这话,就回头深情的望了望刘大人。在这昏暗的油灯下,还不到

四十岁的刘大人就像一个年轻人一样英俊潇洒,两只眼睛炯炯有神,而且那深邃

的目光里边藏着很多的内涵。

小鱼儿忽然说:" 算了,我什么也不干了,我们一起休息吧。

六大人听小鱼儿这么一说,他心里怦怦直跳,他反复的琢磨着小鱼儿说的"

我们一起休息" 是什么意思。

小鱼儿慢慢走到刘大人的身边,此时刘大人是坐在炕沿边上,双腿顺在下边,

小鱼儿就走到了他的对面,把身子贴在了他的腿上。

大人此时立刻感觉到了小鱼儿肉体的结实,他心慌意乱,热血沸腾,他的浑

身像火烧一样热浪灼人了。他预感到了一切。他知道这个大胆的塞外女孩子什么

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 小鱼儿的声音从来没有这么温柔,她和刘大人对视了片刻,然后突然说:

" 大人,我不想做你的丫鬟了,我也不想做你的干女儿了,我想做你的老婆!你

要我吗?"

刘大人惊愕了,他意料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他感觉这事儿早就应该发生了,

可她没有想到小鱼儿会这么把话说出来,他匆忙的点了点头,疯狂抱着了她,两

个人热情的亲吻起来,

小鱼儿的嘴唇非常性感,小鱼儿的嘴里非常香甜,刘大人深情的品位着,他

吧小鱼儿的口水都吸吮就到了自己的嘴里,然后吞了下去。他咬着小鱼儿的舌头,

舔着小鱼儿的脸和脖子,他恨不得把这个小女孩吃到肚子里。

小鱼儿这时候失去了白日的活泼,她推开大人说" 以前你是县官,我不敢说

这个,现在你是平民百姓了,你和我一样了,我才敢这么说,虽然你比我岁数大,

那我也不嫌弃你,我这辈子就跟定你了,我伺候你一辈子,我会做个好老婆的".

小鱼儿说完,有些不好意思了,就把头紧紧的埋在了大人的怀里,大人把它

的头托了起来,捧着她那紧蹬蹬的脸蛋,又疯狂的亲吻起来……

刘大人是个文人,虽然老婆死了多年,但是他很少和身边的丫鬟发生关系,

偶尔发生几次,也都是没有质量的,匆匆忙忙,心里也总在想事情,自己的鸡巴

也不是很硬的,今天,他的鸡巴确实异常的硬了,他对小鱼儿可以说是从心底到

肉体都是非常的喜欢了。

他疯狂的扒开了小鱼儿的上衣,小鱼儿的两个大奶子就晃动在他的眼前了,

他双手捧着小鱼儿的奶子,疯狂的亲吻起来,他的鸡巴也已经疯狂的勃起了。

小鱼儿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大人也急忙脱去了自己的上衣,两个人拥抱着滚

到了炕上,刘大人疯狂的抱着小鱼儿的身子,用胸脯蹭着小鱼儿的两个大奶子,

他幸福死了,他舒服死了,他高兴死了,他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滋味,

大人把手伸进了小鱼儿的裤子里,小鱼儿也急忙解开了自己的裤带,大人的

手就伸进了小鱼儿的阴道里,那里已经是水满为患了,

小鱼儿也把手伸进了大人的裤子里,猛然抓到了大人的鸡巴,那鸡巴也是硬

帮帮的了。

两个人互相用脚蹬掉了对方的裤子,这两个人就全是赤身裸体了,大人翻身

上到了小鱼儿的身上,那趴上去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是到了天堂。

小鱼儿分开双腿,然后用手分开自己的阴唇,捏着大人的鸡巴就对准了自己

的阴道口。大人身子往下一沉,那根鸡巴就插入小鱼儿的阴道里了,小鱼儿急忙

抱住了大人的股股,让他插的更深。

大人抱着小鱼儿光溜溜的身子,疯狂的吻着他,屁股开始翘动,他的鸡巴就

在小鱼儿的身体里开始抽插了。大人一边插一边说" 我很久就喜欢你了,你知道

吗,因为你是小姐的丫鬟,我不能在小姐面前放肆,我真的非常喜欢你呢,现在

我终于得到你了,我好舒服好幸福啊,他一边猛烈的抽插着,一边述说着。

小鱼儿也呻吟着说" 我也喜欢你,可我是丫鬟,不敢靠近你,现在我就是你

的了,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我知道你很久没有干女人了,你就在我身上尽情

的享受吧。

小鱼儿说着,紧紧抱着刘大人的屁股帮助他用力,大人的鸡巴已经是硬得像

棍子一样了,他一次次的把鸡巴插入小鱼儿的身体里,反复的叨咕着" 我的鸡巴

咋会这么硬啊,我不能把你插坏吧。

小鱼儿说" 你就尽情的插拔,不会坏的,我的身体非常好," 她说着,就把

阴部往上挺,几乎把大人给顶起来,大人更疯狂了,他喘着气,一次次的插入着,

享受着那" 呱唧呱唧" 的声音,

小鱼儿开始" 啊……啊……" 的抽搐着身子,

大人感觉自己的肚子有些发酸,大腿有些发麻,他知道自己是要射精了,他

急忙说:我不行了孩子,我要发射了。

小鱼儿急忙说" 大人先别放,你还没有尝尝的我屁股呢,你先下来,让我把

身子反过来,

大人急忙拔出鸡巴,跪在炕上,小鱼儿一骨碌就翻过身子,把屁股跪了起来,

大人望着她的大屁股,真是肥美,他捏着自己的大鸡巴,对准小鱼儿屁股下边的

引道就插了进去,小鱼儿" 哎呀" 一声就把屁股顶在了大人的大腿内侧,

大人抱着小鱼儿的屁股,疯狂的开始抽插。小鱼儿的大屁股让他羡慕已久了,

今天终于插上了,他发疯了,他抱着小鱼儿的大屁股迅猛的狂干,他大喊了一声

" 啊,我的天那,这是这么滋味啊,我要死了,

他抱着小鱼儿的屁股不动了,他知道自己的精液像潮水一样射进了小鱼儿的

体内。

小鱼儿也幸福的说" 你知道吗,大人,我也来来了。

……二人搂抱着睡着了。

冬天来了,青牛河已经被冰雪覆盖,沿湖两岸银装素裹,天地之间一片洁白。

小鱼儿提早就给大人做好了御寒的棉衣,她还用窗户纸把窗户糊的严严实实,晚

上睡觉她还要在窗户外边挂上草帘子,在屋门里边也挂上草帘子,那个小土炕总

是被她烧得暖烘烘的。

即使这样,她还是担心大人寒冷,她就用黄土泥和马粪掺和在一起给大人做

了一个碳火盆,放在炕上,里边装满了炭火,让大人坐在火盆跟前。她经常把打

来的雪鸟埋在炭火里,等烫熟透了,就扒出来,一点一点的撕下鸟肉往大人的嘴

里填。大人做梦都没有想到,一个女真女孩会给自己带来如此的福分。

小鱼儿骑马出去打猎了,她怕大人不习惯野外冰天雪地的寒冷,就让他躺在

家里那暖烘烘的小土炕上看书,不让她跟着出去受罪。

晚上,小鱼儿把打回来的山鸡野兔狐狸等动物仍到屋里,大人也主动的帮助

她给动物扒皮摘毛。

由于他们是生活在青牛河边,距离河面非常近,所以小鱼儿每次到冰面上去

" 搅鱼" ,大人都要跟着去看热闹,小鱼儿像照顾孩子一样,给他穿的很厚,几

乎就露出两个眼睛。

小鱼儿赶着一挂马爬犁,拉着刘大人以及那些" 搅鱼" 的用具来到河心,

大人也知道一件一件的给小鱼儿传递工具。小鱼儿用一根铁钎子把冰面凿开

一个大冰窟窿,露出河水,然后就用一根木棍子搅动那冰窟窿里的水,那水中的

鱼儿很快就汇聚过来,聪儿就用一个带有把柄的网子把汇集过来的鱼捞上来仍到

冰面上,那鱼很快就冻硬了。

大人最感兴趣的就是帮助她把冰面上的那些鱼捡起来仍到鱼篓里,然后两个

人把鱼篓和那些工具装到马爬犁上,大人就往马爬犁上一坐,小鱼儿挥动着鞭子,

喊了一声" 驾" ,那匹大马就四蹄蹬开,拉着爬犁在河面上奔跑起来,河面的雪

地上立刻就出现了两条马爬犁的轨迹。

由于距离村子很近,大人感觉自己坐着这马爬犁还没有尽兴,他就扯着鞭子,

不让小鱼儿立刻回家,小鱼儿驱赶着马爬犁在河面的冰雪上绕圈,那青牛河的冰

雪上回荡着两个人爽朗的笑声。

小鱼儿从来不让大人和她一起去城里卖山货。她知道大人不可能想要到城里

去,她就一个人赶着马爬犁,拉着野物去城里交易。

大人从心里暗自佩服这个塞外的女孩,在他的眼里,小鱼儿几乎就是一个神

女,因为他自己一天除了看书,几乎什么事情也不干,一切生活都让小鱼儿安排

的井井有条。

小鱼儿除了骑马打猎,到冰湖上" 搅鱼" ,到城里交易,还要洗衣服做饭。

那暖烘烘的土炕上铺的炕席也是她亲手编织的,炕席上铺的毛毡也是聪儿亲手用

兽毛擀制的,毛毡上铺的褥子也是聪儿自己缝制的,那褥子上边捂着的是她起早

贪黑做的一床大被,这床大被又大又厚,密不透风,盖上去格外暖和。

两个人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忙碌了一天后,晚上脱光衣服,共同钻进这个大被

窝,然后紧紧搂抱在一起,那种男人和女人肉贴肉的感觉让小鱼儿忘记了一天的

劳累,让大人忘记了丢官的苦恼,两个人紧紧的搂抱着,相互体味着对方身体的

肉感与蕴热,几乎忘记了这是在青牛河边的荒凉村落里的土炕上,他们感觉自己

是睡在天堂。

干完了事儿,小鱼儿经常让大人给她讲故事,大人知识特别丰富,会讲的故

事也非常多。他知道小鱼儿每天劳碌奔波太累了,自己的故事就是对她催眠,就

是自己唯一能够给予她的消遣,就是这青牛河边最原始的文化娱乐。

他给小鱼儿讲历史故事,讲鬼怪故事,讲世上的奇闻怪事,讲着讲着,她就

在大人的怀里睡着了。昏暗的灯光下,小鱼儿的面孔显得那么美丽,大中控制不

住就去亲吻她,小鱼儿被亲醒了,她冲着大人笑了笑,紧紧的搂住了他,马上又

睡着了。

大人突然替韩夫感到惋惜了,刘大人现在认为小鱼儿要比自己的女儿更适合

给男人做妻子,如果韩夫不是娶了自己的女儿,而是娶了小鱼儿,也许更幸福,

刘大人现在才认为那些官宦人家的公子就不应该都去追求王公贵族的那些娇

生惯养的小姐,虽然她们琴棋书画博学多才,可那对与一个男人来说有什么用呢?

女子无才便是的,像小鱼儿这样不闻世事,不关心社会,只知道关心自己的丈夫,

只考虑自己小家碧玉的生活岂不是更好吗?

然而,随着时局的变化,小鱼儿也发生了变化,这突然的变化让大人感到震

惊。

刘大人发小鱼儿这几天特别忙碌,她总是早出晚归,打回来的猎物也非常少,

晚上也经常失眠,大人给她讲故事,她也是经常走神。大人百思不解,她一个乡

村女孩,从来都是乐观的,近来怎么会有心事呢?

又是一个夜晚,两个人躺在大被里,小鱼儿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卷缩在大人的

怀里,而是自己在大人身边平躺着,瞪着乌黑发亮的大眼睛望着屋顶。

大人感觉小鱼儿心中有事,就问她说" 你是不是看我天天什么事情也不做,

和我在一起生活后悔了?"

小鱼儿急忙笑了笑说" 我可没有后悔,真的,半点都没后悔".

大人又说:" 我曾经多次提醒过你,不要这样劳累,我交给你藏起来的那些

珠宝,是我家为官几十代的积累,别说是我们两个人,就是再有几代人坐着吃也

用不完,告诉你,我可不是贪污的,我们家现在还有大买卖在南方。"

小鱼儿并没有听刘大人在说什么,她却突然向六大人问话了。她对刘大人说

" 你喜欢孔子的学生颜回吗?"

小鱼儿突然问出来这样一句话,让大人惊呆了。他半晌才说出话来,大声的

问聪儿" 你怎么熟知汉人文化?"

小鱼儿没有回答大人的问话,只是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叨咕着:" 孔子曰:'

' 贤哉回也,一旦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大人突然明白了聪儿的意思,他对小鱼儿说:" 既然如此你也该知道孔子还

有一句话:' 尺蠖之屈以求伸也。'"

小鱼儿把脸对着大人问道。" 你在夷国的朝廷为什么得不到重用,因为你不

是夷人吗?"

大人说" 不完全是,我曾经对夷国皇帝提出了治国良策,第一,惩治腐败,

第二,搞好和汉人的关系,第三,禁止家族内部同居或结婚生子……没成想却触

怒了那些夷人。"

小鱼儿说:" 让他们最难以接受的应该是第三条,我们塞外的人都有近亲结

婚的传统,那是为了不让家族的财产外流。"

大人说:" 按照夷人的习俗,亲兄妹也同居,父女之间也过发生关系,生下

来的孩子呆傻残疾的逐渐增多,夷国的皇帝已经是一代不如一代,夷国的士兵更

是毫无作战能力。长期下去,这个夷国就得灭亡,我看萧也和韩昌的起义军对他

们就是极大的威胁。

小鱼儿突然问道 "如果那个萧也打击败了夷国,建立了新的塞外国家,你能

帮助他们吗?"

大人说" 这个我还没有想好。"

小鱼儿又问道:" 如果是我求你帮助他们呢?"

大人说:" 如果是你求我,那肯定没有问题,因为你我最喜欢的女人。但不

知道那个萧也是不是个真的英雄,他能不能采纳我的意见。他要是你的哥哥就好

了。那我就是国舅爷。"

小鱼儿认真的说:" 让你说对了,那个萧也就是我的哥哥,我是他的亲妹妹。

"

大人说:" 你今天是怎么了,让黄鼠狼给迷住了吧,可别闹了,快睡觉吧。

" 大人伸手搂住了她。

小鱼儿突然推开了刘大人的手,她一番身趴在了大人的身上,眼睛里透露出

了刚毅的神情,那个单纯乐观的小鱼儿仿佛消失了,她搂着大人的膀子严厉的问

道,你必须回答我,能不能给我哥哥帮忙,我就是萧也的妹妹萧鱼儿,如果有半

句假话,让那天上的雷电劈了我。"

刘大人大吃一惊,他推掉了身上压着自己的小鱼儿,忽地一下从炕上坐了起

来,呆呆的望着她,竟然说不出话来了。

半晌,他才说出一句:" 你说这一切都是真的?"

小鱼儿看把刘大人吓坏了,她回复了往日的笑容与温柔,她深情的伏在大人

的怀里,轻声的说:" 是真的,绝对是真的,哥哥揭竿起义的时候,怕我和妈妈

受到夷人的迫害,就把我们母女两个偷偷的送到了青牛河边隐居起来,但是他会

经常派人和我们联系,我也在偷偷的为他做事。最开始我就想为他争取一员大将,

那就是武艺高强的韩夫。虽然他没有和我结婚,但是他还是按照我的旨意,投奔

了萧也。他们父子两个人以及那两两头神牛都在为我哥哥效力,现在关键的一战

已经打响,战场就在离我们不远的三岔河,我们的人将以三千人的兵力对阵夷国

的十万大军。"

大人担心的问" 这能行吗?会冒很大风险的。"

小鱼儿说:" 肯定能行的,如果只是区区三千人,我哥哥也不敢冒然前往,

关键有韩夫父子,他们爷两个有万夫不当之勇,更关键的是有那两刀枪不入的神

牛助阵,我哥哥这才命令韩昌向三岔河的夷军发起偷袭,我们的胜利就在眼前。

"

刘大人惊喜了,他望着小鱼儿激动的说' 这一切都是真的?"

小鱼儿点点头说:" 是真的。"

" 那太好了,我一定帮助你们的人建国。" 大人说着将小鱼儿紧紧的抱在了

怀里疯狂的亲吻起来。"

小鱼儿突然说:" 还有一件大事我一直瞒着你。"

大人忙问" 是什么大事啊?"

小鱼儿说:" 你所有的珠宝都让我借给哥哥购买兵器筹备三岔河战役了,是

我妈妈亲自押送去的,如果我们胜利了,我会加倍还你,如果我们失败了,我将

终生做你的奴仆,以身抵债。"

大人如梦方醒地说:" 怪不得你一分也不用我的银子,整天拼命的做事来供

养我,你真是个鬼丫头,深藏不露啊,你也该算是个女英雄了。好了,我那些财

宝不用你们还了,我要你一个人就行了。"

这两个人越谈越兴奋,直到天快要亮的时候才相拥着睡着了,但是很快就被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大人非常惊慌,担心是夷人来捉他们了,小鱼儿肯定的

说:" 你去开门吧,应该是好消息。

二人急忙穿好的衣服,打开屋门,见几个骑马的士兵立在院子里。他们见到

刘大人和小鱼儿开门出来急忙下马鞠躬施礼说到:" 公主:我们奉萧也统帅之命,

前来恭请刘大人和萧鱼公主到县衙叙事,二位主公请上马吧。"

闻听此言,大人与小鱼儿心里万分激动,他们高兴的对视了一下,然后就双

双上马,跟随那几个士兵来到边塞小城。

此时的边塞小城已经换防,里里外外都是全副武装的萧也的士兵。

来到县衙大堂,那堂上已经做满了人。刘大人马上就认出了老朋友韩昌,女

儿刘小姐,女婿韩夫,大堂正中间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小鱼儿贴着大人的

耳边说:" 那就是我哥哥萧也了,你快去拜见。"

刘大人急忙上前施礼说:" 下官拜见萧也统帅,祝贺贵军三岔河大捷。"

萧也急忙站起身来,对刘大人说:" 好了,免礼吧,这里没有外人,不用分

尊卑了,我们都是亲戚,就随便坐吧。"

小鱼儿首先就坐到了萧也的身边,那萧也激动的把妹妹搂着了怀里,寒暄不

止。

刘小姐也急忙扑到了刘大人的怀里,热泪纵横。

刘大人和女儿女婿亲热一番后,马上又和老朋友韩昌拥抱在了一起。

萧也说:" 这次三岔河胜利,我首先要感谢韩昌父子和那两匹神牛,如果没

有他们的帮助,我的三千勇士就得全军覆没,怎么击溃十万辽夷呢。我们要想彻

底打败夷国,建立自己的国家,还需各位汉人多多帮忙啊。"

刘大人说:" 我虽然身为你的妹夫,却因为是一个文人,眼下还不能为你们

建功立业,深感愧疚啊。"

萧也笑着说:" 我可是和那些夷国人不同啊,我知道怎么重用汉人,我更知

道怎么来使用文臣和武将,现在我们已经突破的夷国的第一道防线,不过我们要

彻底打败夷国,还必须有一场大规模的战役,那就是突破他们的第二道防线,围

攻夷国朝廷,我最担心的就是怕南边的汉人插手此事,如果夷国勾结南边的汉人

一起围攻我们,我们必败无疑。而且会输的很惨,我苦心经营的起义军就会土崩

瓦解,或者退回草原大漠" 刘大人说:" 统帅现在就必须派一个说客到汉人那里

去说服他们按兵不动,或者是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南北进攻,一举灭掉夷,后者是

上策。"

萧也打说:" 我也正有此意,可这个说客在我们人当中是选不出来的。我一

直在为这事发愁,我首下的将领英勇善战所向无敌,可这说客却需要一个熟悉汉

人的文人。"

刘大是说:"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再选了,我正愁没有为统帅建功立业的机

会,这个人选,目前非我莫属。"

萧也说:" 这可是要冒生命危险的,你也许有去无回。因为你是从南边逃过

来的啊。"

刘大人说:" 如果能彻底打败夷国建,如果我们能和汉人和睦相处,使得南

北和平,我死而无憾。想我此行,不是为了建功立业,而是想做一个历史留名的

和平使者。请统帅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因为这里有我最心爱的两个女人,一

个是我的女儿,一个是我的妻子你的妹妹,我之所以为你们效力,并不是为了功

名,我第一是为了和平,第二是受一个女人之托,她就是你妹妹。"

萧也高兴说;" 好吧,就这么定了,我相信你一定能完成这个任务,我更相

信我妹妹的眼力。我让韩夫陪你一起去做你的护卫,你千万不要辜负我的期望,

千万不要辜负小鱼儿的期望,别忘了北国在等着你们,别忘了,小鱼儿和刘小姐

在等着你们。"

小鱼儿和刘小姐再也坐不住了,她们分别扑到自己丈夫的怀里,眼泪汩汩的

流了出来。

小鱼儿对刘大人说" 我已经怀孕了,我等着你平安的回到北国"

刘小姐哭着对韩夫说,我也怀孕了,你必须活着回来。"

结束语:听老人们说,后来萧也真的胜利了,而且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刘大

人做了丞相,韩昌做了总兵,他们二人还是一文一武的辅佐着这个新生的朝廷。

他们把青牛奉为祖宗,至今在我国北方的某个地区,许多人都说自己的姓氏和青

牛有关,比如:青牛郑,青牛李,青牛萧……

再到后来,萧也的政权日益巩固,疆土日益扩大,他开始觊觎中原大地,他

派刘大人到汉人那里去刺探军情,派韩昌父子挥兵偷袭中原。刘大人在离开汉人

朝廷的时候偷偷扔下了" 北风急" 三个字,汉人朝廷找高人破解这三个字,知道

北国要偷袭中原,便做了充分的准备,最后北国兵败,萧也查出刘大人是" 内奸

" ,将刘大人处死,将韩昌和韩夫打入死牢,而且奸污了刘小姐,小姐上吊自杀。

小鱼儿,偷来萧也的令牌,从大牢里放出了韩昌父子,萧也挥兵追来,韩昌掩护

小鱼儿和韩夫逃走,韩昌被乱箭射死,青牛出现,咬死了萧也,将小鱼儿和韩夫

接走了。

Tags:
相关资源:
  • 淫荡的前女友-【2024年3月小说更新】
    淫荡的前女友-【2024年3月小说更新】
    2024-03-0551
  • 半世风流19-【2024年3月小说更新】
    半世风流19-【2024年3月小说更新】
    2024-03-055
  • 深山中的修道院-【2024年3月小说更新】
    深山中的修道院-【2024年3月小说更新】
    2024-03-056
  • 搞上了隔壁人妻-【2024年3月小说更新】
    搞上了隔壁人妻-【2024年3月小说更新】
    2024-03-055
  • 情侠-【2024年3月小说更新】
    情侠-【2024年3月小说更新】
    2024-03-058
  • 借腹生子-【2024年3月小说更新】
    借腹生子-【2024年3月小说更新】
    2024-03-055
  • 极品家丁之绿帽改编版-【2024年3月小说更新】
    极品家丁之绿帽改编版-【2024年3月小说更新】
    2024-03-056
  • 神之血裔第十五部分完作者:更俗-【2024年3月小说更新】
    神之血裔第十五部分完作者:更俗-【2024年3月小说更新】
    2024-03-055
  • 秦时明月之猎艳风流-【2024年3月小说更新】
    秦时明月之猎艳风流-【2024年3月小说更新】
    2024-03-057
  • 办公室的大姐-【2024年3月小说更新】
    办公室的大姐-【2024年3月小说更新】
    2024-03-054
文章总数
+
专题栏目
9+
运营天数
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