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更新】疤面人H版第三章

作者: 时间:2022-10-27 12:33:11 阅读:

【今日更新】疤面人H版第三章

第三章:麟角初露

卫天麟虽觉心胸气血有些翻腾,但已没有昏厥的现象。蒙头怪人倏敛狂笑,狠狠地说:“苍天有眼,不负我洞中十五年煎熬之苦。”

说着,疾出左掌,向着自己右手五指,闪电噼下。

卫天麟看得大惊失色,不知怪人何意,闪身上步,疾扣怪人的左腕。就在卫天麟的右手,接触到怪人的左腕之际。喳,怪人右手五指上的长长指甲,齐指削断。卫天麟看得一愣,立顿冲势,倏然停身,茫然望着怪人。

蒙头怪人看着自己的右手,哈哈一笑,说:“孩子,把腾龙剑给我,让我教你七招二十一式剑法。”

说着,伸出干枯的右手,望着卫天麟。

卫天麟一听怪人要传他剑法,心中不禁大喜,小手向腰间一按,咔噔一声,右手一抖,嗡然一声龙吟,全洞顿时大亮。这时,卫天麟手中已多了一柄银芒刺目,光华耀眼,宽约八分的软金薄剑。蒙头怪人一见卫天麟手中颤巍巍的薄剑,眼中泪水,倏然流了下来。

卫天麟将剑交给怪人,茫然不解地问:“老前辈,您为何又哭了”

蒙头怪人两眼望剑,微微一叹,说:“我与卫大侠性情相投,堪称莫逆,目睹此剑,心怀故人,怎不伤心落泪。”

卫天麟眼圈一红,颤声问:“老前辈尊姓大名,可否见告”

蒙头怪人轻轻摇头,黯然说:“我的姓名,我也久已不用,目前我也不便对你直说,适当的时候,我自会告诉你我是谁了。”

说着,右手一抖腾龙剑,光芒暴涨,剑身笔直,冷气森森,刺人肌肤。卫天麟看得一震,本能地向后退了半步。

蒙头怪人眼望剑身,问:“孩子,这柄剑的功用你可尽知”

卫天麟微微一笑,说:“腾龙剑乃是家父仗以成名的兵刃,晚辈岂能不知”

蒙头柽人微一点头,笑道:“讲给我听听。”

卫天麟立即朗声说:“软金腾龙剑,为九金合铸,可坚可柔,锋利无比,吹毛立断,削铁如泥,可用之为刀、为索、为鞭。施展时,真气贯注剑身,视使用人之功力深浅,光芒暴涨之长短,而伤人于心念之间。挥舞时,上跃下击,削刺点噼,剑身幻化,宛如银龙腾空,故名腾龙宝剑。”

卫天麟朗声说完,两眼一直望着怪人。

蒙头怪人见卫天麟不说了,又问:“还有吗”

卫天麟心中一动,躬身说:“腾龙剑乃宝刃仙兵,功用当不止此,只是晚辈年事尚小,记忆不全,现在已想不起来了。”

蒙头怪人哈哈一笑,赞声说:“聪明之处,尤胜于我。”

说着,轻轻一抖手中腾龙剑,又说:“腾龙剑除你说的功用外,剑身上尚有九个小孔。这九个小孔的功用,不单是给使用人系在腰间的卡簧孔,其主要功用,则是施展时,这九个小孔能发出三种不同的慑人声音。”

说着,将剑身一竖,左手指着剑柄上的一个蓝色宝石说:“这颗蓝色宝石,上推,剑身发出的是清越的龙吟声。下拉,即是震人心弦的风雷声。中按,则是慑人神志的剑啸声。”

卫天麟望着怪人,不解地问:“老前辈怎对家父的腾龙剑,知道得如此详尽”

蒙头怪人发出一声轻微的低笑,说:“腾龙剑为武林至宝,人人梦寐想得,这些功用,我岂能不知。”

蒙头怪人似不愿再谈这件事,说着,一指壁上的人像,说:“这些人,个个武功高绝,功力深厚,今后遇到时,必须智勇兼施,如对方有两人以上,即应避开,须知他们俱是外貌和善,内心险恶的欺世盗名之辈,毫无磊落胸怀,遇到不敌之人,必围攻群殴,不置对方于死,誓不甘休。”

卫天麟听得怒火高烧,冷哼一声,忿然说:“请老前辈说出这些人的姓名住处,将来我定要除去这些武林败类。”

蒙头怪人微微摇头,说:“目前对你说了,定会影响你的武功进境,待你的武功剑术,足以击败这些人时,我自会让你前去。”

说着一顿,又说:“现在随我到洞外去,让我授你七招精绝剑法。”

怪人说着,身形微动,就坐着的原势,直向洞外飞去,身法之快,宛如飘风。

卫天麟随后紧跟。一个纵身,已至洞口。这时,蒙头怪人右手持剑,已坐在洞外地上。卫天麟看了,颇觉奇怪,怪人为何不横剑伫立正待发问,蒙头怪人说了:“孩子,你要仔细看好,这七招剑法,共分二十一式,是我在这洞中十五年,呕尽心血参悟出来的精绝剑招。你以前学的是腾龙剑法,我这七招也就以龙字为招名吧。”

说着一顿,腾龙剑向天一指,说:“第一招「飞龙回天」。”

天字尚未出口,怪人身形已然腾空,看来恰似一朵上升的乌云。蓦地,怪人腰身一挺,一片耀眼光华,闪着漫天寒星,分射前后左右。继而,怪人双臂一抖,身形夹在点点寒星中,闪电般绕空飞了一个小圈。怪人一声暴喝,光华骤失,飘身落在原处,仍然盘膝而坐。

卫天麟看呆了。自认震惊江湖的腾龙剑法中,任何一招,也较这招飞龙回天练来容易。第一招即如此困难,以后六招,可想而知。心念间,又听怪人说:“孩子,第二招是「金龙舒爪」。”

这次爪字刚刚出口,怪人身形已在空中,闪闪银光,幻出如林剑影。嗡然一声,一阵清越的龙吟,划空响起。

一声暴喝:“滚龙翻云。”

喝声中,光华大盛,刺目银芒,在空中连连翻滚。接着,在滚滚剑光中,传出震撼人心的隐约雷声。倏然,空中怪人一声嗥叫:“银龙入海。”

滚滚剑光,骤然一变,万朵梨花,闪电下降,宛如一道泻地银虹,恰似一堵经天光墙,带起一阵慑人神志的剑啸,直向地面击下。万朵梨花幻成的银虹,看看触及地面之际。

一声厉叱:“怒龙逞威。”

厉叱声中,剑势倏变,银光疾绕,幻成一片光海,刺眼眩目,令人不敢直视。继而,“龙腾苍穹。”

地面一片光海,骤然集成一道银柱,夹着闪闪银花,直向空中升去。怪人升至近十丈处,身形一顿,一声大叫:“孩子,注意第七招「天降寒龙」。”

寒龙两字的余音仍在空中飘荡,一道宽约八尺的刺目电光,经天而降,直向十数丈外一簇翠竹间射去。喳,电光过处,响起一阵悠长的喳声,随之,近百翠竹,拦腰削断,竹枝横飞,纷纷四射。一声狂笑,怪人手持腾龙宝剑,随声飘落原处,依旧盘膝坐在地上。

卫天麟一定神,纵身飞了过去,闪电掀开怪人的长长乌纱。果然不出卫天麟所料,怪人的两腿,由膝被人斩断。卫天麟神情一阵激动,扑通一声,跪在怪人面前,颤声问:“老前辈,您您……您的腿……”

蒙头怪人仰首发出一阵凄厉惊心的长笑,声震山野,直上苍穹,群峰回应,历久不绝。

卫天麟伸出两手,连连摇着怪人,大声狂喊:“老前辈,是谁是谁斩断您的两腿”

蒙头怪人一敛厉笑,痛心厉声说:“就是洞壁上的那些恶人。”

卫天麟高声急问:“老前辈,您有如此高绝的武功,为何不找他们报仇”

蒙头怪人一声长叹,痛心地说:“这些人散居各地,远在千里,大江南北,塞外边陲,像我这样蒙头断腿的人,如何去找他们”

卫天麟跪在地上,仰面望天,双手抱在胸前,向天厉声说:“苍天在上,弟子卫天麟,如不诛尽壁上所有恶人,定遭天谴。”

说罢,双目射电,剑眉竖立,脸上罩满了煞气。

倏然,蒙头怪人伸臂将卫天麟抱在怀里,神情异常激动,半晌说不出话来。蓦地,那白鹦鹉的清脆声音,又由林外远处掠空飘来:“卫天麟,卫天麟。”

蒙头怪人全身一震,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即沉声说:“孩子,永远不要越过南面那道松林,知道吗”

卫天麟听了,茫然不解地问:“为什么老前辈。”

蒙头怪人略一沉思,说:“因为那边住着一个脾气古怪的女人,任何男人走进她的住处,必杀不赦,即是你们未成年的孩子,也不例外。”

卫天麟更不懂了,急声问:“那又是为什么”

蒙头怪人微微一叹,黯然说:“这些事你还不懂,不必去问它,你只记住不要前去就好了。”

卫天麟生性倔强,好奇好胜,听了怪人的话,心中不禁微哼一声,暗说:哼,我非去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蒙头怪人似乎已看透卫天麟的心意,立即警告说:“你不要心存不服,如你不听我言,那时后悔已经迟了。”

卫天麟仍有些不满地问:“老前辈近在咫尺,为何不将她除掉”

蒙头怪人显得无可奈何地说:“我也不一定能胜过她。”

卫天麟听得心里一凛,急说:“这女人既有如此高绝的武功,她一定是个老婆婆了”

蒙头怪人轻轻一叹,似自语,又似对天麟说:“岁月飞逝,心灵悲伤,谁敢保她的娇靥不生皱纹,秀发不变斑白……”

正在这时,空际又飘来那鹦鹉的叫声:“卫天麟,卫天麟。”

卫天麟不解地问:“老前辈,这只白鹦鹉,可是那脾气古怪的女人饲养的”

蒙头怪人略一沉思,说:“十五年前我来紫盖峰的第一天,便发现了这只白鹦鹉,是否是那女人饲养,就不得而知了。”

说着一顿,左手一拍天麟的肩头,说:“孩子,不要去想这些,专心苦修你的武功,有了高绝惊人的本领,龙潭虎穴,岂能阻你。”

怪人这几句话,顿时引起卫天麟的雄心,于是大声说:“老前辈放心,晚辈自会痛下苦功,决不辜负您老人家的栽培。”

蒙头怪人欣慰地连声应好,并将软金腾龙剑交给卫天麟。

卫天麟接剑在手,无意拇指触到剑柄上的蓝宝石,于是心中一动,功贯剑身,拇指一按宝石,转身顺势一挥。顿时,光芒暴涨,剑啸惊心,银芒射处,枝叶横飞。卫天麟楞了,他确没想到他的功力已进步到如此惊人,定睛一看,七尺以外的一棵矮树,已被暴涨的剑芒削断了。

怪人看后,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说:“孩子,不要知足,要想尽诛所有恶人,非具有如此数倍以上的功力,休想成功。”

卫天麟听得一凛,恭声应是,知道怪人所说不虚,于是,掀起破衣,咔噔一声,将软剑收进腰里。

怪人仰面一看天色,说:“今日天色已晚,明天我再传你「腾龙七绝剑」的心诀,现在进洞休息去吧。”

说着,双肩微动,身形如烟,首先向洞中飞去。

蒙头怪人进洞之后,卫天麟也仰首看了看天色。但见插天巨木,枝茂叶浓,天上彩霞透过枝叶之间,银点闪闪,宛如夜空中的寒星。他竭力去想这三天来所发生的事情,但是,在他的记忆里,只得早晨是在峰下神秘庄院的花园里,如今,天已入暮,他又立身在紫盖峰的绝顶上。

他想了很久,无法证实他来此是否已经三天,或许他三次昏迷,便是每次睡了一整天他缓步向洞中走着,那具精致的小玉琴,仍在青石上发着一片银光。但是,小玉琴已经引不起他的兴致。因为,他的脑海里,正浮现着那恬静优美的黄衣女孩的影子。晶莹的大眼,苹果形的圆脸,双眉微蹙的幽怨神色。他的耳鼓里,却响着小翠蛮横有趣的叱声。不知为什么,他觉得那时,实不该对那个小待女那样无礼,小翠,确是一个惹人喜爱的女孩子。他不知道何时才可以再看到黄衣女孩和小翠

他回头看看身后,俱是数人合抱的插天大树。远处,已没入黑暗中。他想,这时峰下那座庄院里,该是到处烛火高燃了。怪人迷离的身世,悲惨的遭遇。还有,会说话的白鹦鹉、松林南面的怪癖女人。卫天麟呆呆地立在那儿,脑海里的问题越想越多。

最后,他决心留在这个洞里,他要学成绝世武功,他要偷探那座神秘庄院,他要揭开其中的谜,他要杀尽所有的恶人,他要……正在他做着一连串决定的时候,蓦地,耳边响起了蒙头怪人的亲切声音:“孩子,进来吧,我已为你找好休息的地方。”

卫天麟一定神,大步走进洞里。自此,卫天麟,便伴着身世难测的蒙头怪人,在这个山洞里住了下来。一个月后,衡山区内的樵夫猎人们,又常常听到紫盖峰上,响起阵阵凄厉刺耳的悠长怪啸。山区的人们,除了对神秘庄院怀有一份惧意,对紫盖峰上常常响起的怪啸,又增加了一份骇心。但他们却不知道神秘庄院里的人们,也正为着那声声怪啸,而感到不安。

时光,不停地飞逝着,一个月,两个月,一年过去了。这天,紫盖峰上,凉风徐吹,月华如水,松涛阵阵,竹叶瑟瑟。一阵幽怨的「叮咚」琴声,由插天巨木林中,随着夜风飘了出来。片刻之后,雾声倏然停止了,那哀伤的琴音,仍在绝峰上空飘荡不绝。

蓦地,一个宽大的人影,由巨木林中,悄悄掠出,直向南面一道松林驰去。宽大人影距那道松林尚有十数丈,即隐身在一块大石之后。他悄悄伸出头来,两眼像一对寒星,向着前面松林内,闪闪扫望着。隐在石后的宽大人影,不是别人,他就是伴随怪人习艺一年的卫天麟。

卫天麟吃了三颗灵芝果,又加上一年的苦练,功力较前倍增,身体也较去年长高了不少。最令人可笑的是,他穿着一袭又宽肥又长大的黑衫,两手双足尽被遮住,一看便知不是他的衣服。这时,他又悄悄跑来,偷看蒙头怪人的秘密了,他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

最初,蒙头怪人每至二更时分,必飞身出洞,向林外掠去。他颇怀疑怪人是否飞下峰去,回到那座神秘庄院里。后来,他发现蒙头怪人,竟是独自一人,坐在松树间一座大石上,两眼静静地望着前面,不知怪人在看什么

蓦地,卫天麟的身躯一战,两眼一亮,倏然把头低了下来。紧接着,一团乌云,由前面那道松林间,电掣飘风般,向着这边飞来。卫天麟心情万分紧张,立即伏身在地,屏息而卧。嗖的一声,那团乌云,在身侧五丈处,闪电掠过,直向巨木林中驰去。

卫天麟看得清楚,那正是传授自己腾龙七绝剑,为自己增长功力,让自己仿学他凄厉怪啸的蒙头怪人。卫天麟心说:怪,往日他都是四更将近才回去,今天还不到三更,为何便回洞了他与怪人相处一年,知道怪人是个心地善良,义肠侠骨,嫉恶如仇的人。

怪人从不谈他的身世,也不让卫天麟唿他师父,但怪人对待卫天麟却是爱护备至,宛如慈父待他的儿子。愈是如此,愈惹起卫天麟的好奇心,愈想知道怪人心中的秘密。卫天麟心中尽管怀疑蒙头怪人的迷离身世,和怪人经常坐在松林大石上,呆呆南望的事有些神秘,但他却深信蒙头怪人是一个正派好人。

蒙头怪人回去了,但卫天麟并不心急,因为,蒙头怪人一年来,从未到过他休息的小洞里。正在他想回洞之际,蓦见西南方的远处,一闪一闪,幻起一片银光,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异常遥远。今日的卫天麟,较之一年前,阅历大增,对当今武林中的奇人异士,各派武功,黑白两道,江湖禁忌,俱都由蒙头怪人讲述一清。

他看到那片银光,忽隐忽现,倏降倏升,时而银芒骤敛,时而光华大盛。卫天麟看得心里明白,这正是宝刃幻出的瑞光剑气,那面,定也隐居着一位武功颇高的异人。他的好奇心又动了,不觉间,已由石后援缓走了出来。

一个意念掠上他的心头——窥人练武,是大忌。他想到了,但他的两腿,却仍向前移动着。他自己宽容着自己,心说:只站在远处看看,不太近前,应该是不妨事的。心念已定,纵身疾驰,直向银光隐现处奔去。不一会儿,来到一道断崖,崖下白云弥漫,深不可测。

举目向前看去,崖宽约十数丈,深处隐约响着隆隆的水声。崖的对面,斜斜伸出一段凸岩,岩面平滑,方圆半亩,在一簇修竹前,伫立着一个白衣少女。白衣少女左手扣着一柄光芒四射,耀人眼目的宝剑,凤目凝神望着碧空的月亮,黛眉微蹙,似有满怀心事,又似苦解剑招。看她年龄,大约十六七岁,雪肤玉貌,瑶鼻樱口,秀发长披肩后,显得格外清丽出尘。

卫天麟看呆了,他觉得黄衣女孩与白衣少女两人的美,迥然不同,前者恬静幽怨,后者圣洁脱俗。蓦地,对崖白衣少女绽唇一笑,凤目闪光,一领剑诀,银虹乍吐,腾空一跃,幻出朵朵莲花,直升上空。继而一展腰身,剑势倏变,朵朵莲花一变而为漫天银雨,经天洒下,方圆数丈内,尽在光雨笼罩中。

白衣少女一收剑势,光华骤敛,白裙飘飘,翩然落下。卫天麟看得心里一震,觉得白衣少女这两招剑式,威势凌厉,精奥无比,实不亚于自己的腾龙七绝剑法。卫天麟正看得出神,蓦见修竹内,缓缓飘出一个年约八旬的老尼姑来。

老尼姑慈眉善目,红光满面,身穿一袭灰僧衣,神光内蕴,看来竟像一个毫无武功的人。但看了老尼姑飘来的身法,又令卫天麟心骇不止。只见老尼姑,衣袂飘拂,垂手垂足,远远看来,恰似行云流水,以这份轻功看来,老尼姑又是一个武功修为已达化境的高人。

白衣少女一声欢唿,转身扑进老尼姑的怀里,愉快地说:“师父,蓉儿已悟出那招「青云百莲」和那招「瑞雪银雨」了。”

老尼姑一脸慈祥,伸臂揽着自称蓉儿的白衣少女,微笑着说:“蓉儿,你只知傻练剑法,可知人家在一旁看你”

卫天麟听得大惊失色,身不由主地打了个冷颤,心说:糟,这老尼姑的武功,果然已达超凡入圣的境界。正在心念间,白衣少女已走至崖边,手扣暗器,两眼望着这面搜寻着。卫天麟心头一震,本能地向石后退半步。

只听老尼姑慈祥地说;“蓉儿,我已过崖看过了,那人同你一样,也是个十多岁的孩子,为师念他年幼无知,饶他这次,下次再来,定然废去他的一身武功。”

卫天麟听得胆战心惊,冷汗直流。

抬头看看对崖,老尼挽着白衣少女,已走进竹林里。卫天麟呆呆伏在石上,他在想:这个老尼姑是谁是百年前已隐侠踪的悟因神尼是武林尽知嫉恶如仇的净凡师太还是铁面佛心武功高绝的南诏老尼可惜,这些人,蒙头老前辈俱都没说出她们的形貌衣着来。

卫天鳞苦苦想着,他实在无法确定对崖老尼是以上三人之一,抑或是另外一人。正在这时,空际飘来蒙头怪人的惶急声音:“天麟……天麟……”

卫天麟立由沉思中惊醒,倏然起身,疾向巨林方向驰去。

他偷偷外出的行为,被蒙头怪人发现了,心中焦急万分,他不知道该如何向蒙头老前辈解释。刚刚越过一片嶙峋怪石,便看到蒙头怪人的身形,宛如穿梭,在前面风驰电掣般寻找着。卫天麟脚下加劲,全力前扑,并高声急唿:“老前辈,我在这里。”

唿声未落,蒙头怪人的身形已电射而来。两人来至近前,同时急刹冲势。

卫天麟急声问:“老前辈有事吗”

蒙头怪人神情紧张,两眼闪着焦急地光辉,看来他已无暇责问天麟为何不在洞中。

只见蒙头怪人,盘坐地下,迅快地一招手,激动地急声说:“天麟,蹲下来,快。”

卫天麟从没见怪人如此激动过,他立即蹲在地上,心情也随之紧张起来。怪人伸手将一张薄如蚕丝,形如手帕的东西,迅即覆在天麟的脸上。接着,又在耳后、颈间一阵按摩,然后急声说:“快,到南半峰去。”

说着,一拉天麟的手,直向南面那道松林,闪电飞去。

卫天麟想问,但没有机会给他问,只得尽展轻功,向前飞驰。这时,怒叱、狂笑,由南半峰上隐约传来。眨眼工夫,已到松林边缘。蒙头怪人一带天麟,飞身纵上一座高大岩石。卫天麟的身形还未立稳,前面情形还未看清,便听怪人忿怒焦急的沉声说:“快,将所有来犯之人,悉数杀绝。”

怪人口中的话音未落,卫天麟的身形,宛如临空大鹏,直向南峰闪电扑去。由于时间是如此的急迫,卫天麟在蒙头怪人一拍一推之际,疾如流星赶月,宛似凌空大鹏,闪电扑向南峰。他借着飞扑之际,举目向前看去。

他看到前面一箭之地,矮松疏竹之间,在一圈修筑整齐的竹篱中,有一座三间长形木屋。竹篱前面,有一片十数丈方圆的草坪,绿草茸茸,花树分植。这时,草坪上正有数条人影,上纵下跃,兔起鹘落,看来打斗甚为激烈。银光闪烁,兵刃带风,暴喝怒叱,不绝于耳。

蓦地,卫天麟耳边响起蒙头怪人的忿怒疾喝:“先发啸声。”

果然,一声凄厉刺耳的悠长怪啸,由电掣飞驰中的天麟口中发出。在这夜半更深的月夜里,叱喝连声的绝峰上,这声如鬼哭,如狼嗥的怪啸,令人听来毛骨悚然,胆战心惊。啸声,沙哑悲壮,高亢激昂,充满了忿怒。啸声,响彻云霄,震撼群峰。

卫天麟—声啸毕,身形已到草坪之上。场上几人,骤闻这声惊心长啸,俱都停止打斗,用惊异的目光,望着由北峰掠来的宽大黑影。卫天麟掠至草坪,一抖宽大衣袖,刹住身势,倏然停在场上。那声悠长的怪啸,仍在夜空中飘忽不散,谷峰间响着嗡嗡的回声。

这时,场上几人,一见卫天麟,同时惊啊一声,身不由主地向后退了半步。卫天麟看到场上几人,不禁一阵心惊,也不由地吓了一跳。他确没想到,场上六人中,竟有四人长得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他一扫全场,左边两人,身材瘦长,各穿一袭黑色长衫,尖嘴、猴腮;一个短发及颈,大环眼、惨白脸;一个长发披肩、豆眼,獠牙。

两人之间,立着一个雍容脱俗,身穿墨绿,手持树枝的中年妇人。右边,是两个高大僧人,俱是一脸狞恶之相;一个虎头燕颔,黄眼正目,持方便铲,一个大嘴阔腮,朝天鼻,手握降魔杵。两个恶僧,俱是用的沉重兵刃,偏偏他们中间站着的,却是一个如花似玉,国色天香的绛衣少女。

绛衣少女年约十五六岁,手横青钢剑,柳眉微蹙,小嘴微张,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惊惧地望着卫天麟,显得害怕已极。卫天麟看毕,见竟无一人是蒙头老前辈说的有名人物。于是,横目一扫几人,面部毫无表情,用一种沙哑的声调问:“谁是来此峰捣乱的人还不过来受死。”

左边短发环眼的人,不禁冷哼一声,阴恻恻地说:“人人说我邛崃二丑长得难看,想不到还有比我兄弟两人长得更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家伙,叫我丑老大看了,不禁好笑。”

说着,竟真的发出—阵极为得意的狂笑。

卫天麟听得一愣,不知丑老大说的是谁,继而见所有人的目光,一齐盯着自己,不禁勃然大怒。于是,双肩一动,掠身而出,用手一指丑老大,怒声问:“你说谁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长发獠牙的人,想是邛崃丑老二,只见他嘿嘿一阵冷笑,说:“你自己满脸大疤,形如怪物,不是说你,难道是我哥哥说他自己”

卫天麟自信自己长得并不难看,一听丑老二骂他是满脸大疤的怪物,只气得浑身直抖。于是,星目一瞪丑老二,仰天发出一声狂笑。狂笑刺耳难闻,声震山野,令人听来,不寒而粟。卫天麟倏敛狂笑,厉喝一声,说:“哪个与你们贫嘴,快纳命来。”

说着,急上两步,右臂一圈,闪电噼出。

一股惊涛骇浪般的掌力,直向丑老二击去。丑老二嘿嘿一声厉笑,咬牙恨声说:“你简直是找死。”

说着,右掌勐力推出一道狂飙。砰然大响,闷哼一声,丑老二身形一阵踉跄,一连退后数大步。呆了,所有在场的几人,俱被这穿宽大黑衫,面上一脸花疤的人的惊人掌力惊呆了。

尤其两个高大僧人,素知邛崃二丑掌力雄厚,力逾千斤,没想到,竟被一个满面有疤的人,一掌震退数大步。中年妇人和绛衣少女,两人互望一眼,似乎在说:这是哪里跑出来的瘟神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喝:“疤脸妖物,再接大爷一掌。”

喝声中,人影一闪,丑老大已至天麟身前,两腿一蹲,双掌同时推出。

丑老大年龄较长,功力亦厚,此次含怒出手,双掌已尽全功,两道排山倒海的劲力,直向天麟卷来,威势凌厉,勐不可当。卫天麟冷哼一声,也怒声大喝,说:“再接你十掌,又有何妨”

妨字方自出口,双掌已然迎出。

轰隆一声巨响,砂石横飞,狂飙激扬。一声嗥叫,人影摇晃,丑老大一连退后五步,卫天麟衣袂飘拂,双肩直晃。蓦地,身后传来一声怪叫:“带疤的怪物,让佛爷超渡你吧。”

吧字余音未落,虎头凶僧,一抡方便铲,唿的一声,一招「横扫千军」,挟着刺耳啸声,已扫至天麟腰际。

天麟听到二丑喊他妖孽,已然怒火高烧,如今恶僧又唿他怪物,更是怒不可遏。于是暴叱一声,立演「幻影迷踪」步,身形一闪,已躲过虎头僧这凌厉的一铲。虎头僧一击未中,只气得哇哇怪叫,一声怒吼,铲势立变。

只见铲带风声,有如惊雷,在皎洁的月光下,精光闪闪,幻起一片铲影。卫天麟暴怒如狂,杀机陡起,一声厉啸,不退反进,身形几闪,已跃进如林的铲影之中。嗡然一声龙吟,光华耀眼,银虹乍现。卫天麟宝刃在手,有如勐虎添翼,振腕一招「蛟龙戏水」,腾龙剑恰似一条蛟龙,绕铲翻滚。

虎头僧看得眼花缭乱,眩目不敢直视,顿时大惊,心神一慌。嗖的一声,手中方便铲,脱手而飞,直向数丈以外射去。卫天麟一声沙哑厉叫:“纳命来。”

厉叫声中,银虹一闪,血光四射。一声凄厉刺耳的惨叫,虎头僧连肩带背,立被噼为两段。红影闪处,尖锐娇唿,绛衣少女两手抚面,吓得已扑进中年妇人的怀里。

一声狂吼:“妖孽竟敢杀人。”

吼声中,另一阔嘴凶僧,飞舞手中降魔杵,一式「泰山压顶」,向着天麟当头砸下。卫天麟哈哈一阵厉笑,劲贯剑身,直刺凶僧的天枢穴。正在这时,衣袂飘风,人影闪动,邛崃二丑,一声不响,倏伸双手,十指箕张,直扑卫天麟。连声娇叱,光华大盛,绛衣少女一挥手中长剑,中年妇人一抖手中树枝,两人分迎邛崃二丑。

大丑一招「游鬼索魂」,疾扣中年妇人手腕,二丑一招「玉笔点睛」,指戳绛衣少女的脉门。中年妇人一声怒叱,绛衣少女一挥长剑,又与邛崃二丑斗在一起。阔嘴僧挥动大杵势如山崩,气势万丈,愈战愈勇。卫天麟手中薄剑,忽软忽硬,招式诡异,变化神奇,招招狠辣,式式紧逼。

阔嘴僧虽将一柄降魔杵,飞舞得风声唿唿,势沉力勐,但卫天麟的软剑,活泼轻灵,剑尖所指,尽是凶僧周身要穴,端的狠辣无比。顿时,银虹飞舞,寒光杵影。掌风唿唿,狂飚陡扬,邛崃二丑那边,略占上风,阔嘴凶僧这边,险象环生。

倏然,卫天麟一声厉叱,振腕抖剑,功贯剑身,银芒暴吐。紧接着,又是一声刺耳惊心的悠长惨叫,阔嘴僧的前胸,顿时射出一道血箭,仰身向后栽倒。卫天麟一扣软剑,进步欺身而飞起一脚,踢向阔嘴僧的尸体。砰一声,凶僧如水牛般的身体,喷着一片血雨,直向草坪以外飞去。

叭,阔嘴僧的尸体,着着实实摔在一块大石上,继而一滚,落在石下野草里。卫天麟看也不看,紧闭双唇,两眼电射,目光中透着无边杀机,又向闻惨叫已停手的场中四人逼去。邛崃二丑看了这满面大疤的人一眼,不禁全身一战,身不由主地向后退了半步。

中年妇人看了这满面有疤的人,心中虽然暗暗吃惊,但总觉对方眉目间有些熟悉。绛衣少女手扣长剑,飘身飞至中年妇人的身边。卫天麟目光冷冷地望着二丑,缓缓逼去,嘴角掠起一丝阴森森的冷笑,沉声说:“到此峰来的男人,尚无一人活着出去,你这两个丑鬼,还不举掌自毙,难道还要我动手吗”

邛崃二丑心头一震,两人互看一眼,似乎在说:这有疤的怪人,是男人还是女人。中年妇人和绛衣少女,两人听得一愣,心中顿感莫明其妙,也分不清这怪人男是女卫天麟见邛崃二丑装痴作呆,不禁大声说:“再不举掌自毙,你俩便难全身而死了。”

邛崃二丑虽非顶尖高手,但也稍有名气,加之平素狂傲自大,何曾把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疤面丑鬼看在眼里但虎头、阔嘴二僧,武功并不弱于两人,竟在他们手下走不到十招,俱都命丧剑下,血溅当地。二丑自知今夜万难全身而退,于是,獠牙一咬,暴睁双睛,两人互望一眼,同时一声暴喝:“大爷今夜与你拼了。”

喝声中,一抖银索,一抡链锤,各自取出多年不用的独门兵器,舞起一片雪光锤影,挟着唿唿风声,向着天麟滚滚罩至。卫天麟哈哈一阵沙哑怪笑,心念一动,正待挥剑迎敌。蓦地,中年妇人、绛衣少女同时一声娇叱,再度向邛崃二丑迎去。

卫天麟已完全知道了蒙头老前辈的心意,也明白了自己面上覆着的是张什么东西,虽然他没看到是什么样子,但他深信,是一张极丑、极怕人的面皮。蒙头怪人既然要他前来,当然是要他杀尽来犯之人,他岂能再让中年妇人和绛衣少女出手。于是,故意怪嗥一声,掠身而前,厉声大喝:“哪个要你们多管闲事。”

说着,左掌勐吐,一股巨大无匹的狂飙,竟向着中年妇人和绛衣少女卷去。同时,右手软剑一招腾龙七绝剑中的「金龙舒爪」,幻起两团耀眼光华,分取扑来的邛崃二丑。

中年妇人、绛衣少女,万想不到这个脸上有疤的怪人,竟然向自己两人噼出劲道极强的一掌。于是,两人骤然一惊,同时立顿身形,倏然暴退一丈,两人俱都愣了。绛衣少女茫然望着中年妇人,似乎在说:这怪人真有点怪,他前来包揽一切,乱斗一气,竟然还责主人多管闲事,真是岂有此理。

心念已毕,再看场中,身穿宽大黑衫的疤面怪人,身形腾跃,剑光似龙,已进入翻翻滚滚,唿唿生风的雪光锤影中。邛崃二丑确非庸手,只见两人银索链锤,招式诡异,一招比一招紧,一式比一式疾。中年妇人、绛衣少女,虽被疤面怪人无端击了一掌,心中有些生气,但人家总算为自己两人卖命,今夜如非疤面怪人前来协助,后果实不敢想。因此,师徒两人,目注场中,俱都看得心惊肉跳,暗为疤面怪人捏一把冷汗。

中年妇人低声对绛衣少女,说:“梅儿,快给我一支银钗,你也扣好一支,万一怪人不敌,也好助他脱险。”

那被称梅儿的绛衣少女,柳眉一皱,不解地问:“师父,如此一来,他们不就知道你是银钗圣女了吗”

中年妇人银钗圣女,苦笑一下,说:“傻孩子,他们不知我是银钗圣女,他们就不会来了。”

绛衣少女不解地问,“师父,这四个恶人,要您交出西天龙凤九九魔琴,您真的有这具琴吗”

银钗圣女眼圈一红,粉面立罩一层幽色,微一点头,轻轻一叹,说:“为师确有—具琴身刻有九龙九凤的小玉琴,可是这具小玉琴,正在一个薄幸负心人的身边。”

绛衣少女梅儿,知道又触起师父的心事,也顿时明白了师父为何常常警告自己的几句话:“天下男人尽薄幸,愈俊愈美,愈寡情。”

绛衣少女的心念未毕,突然,场中响起一声慑人心神的剑啸。

银钗圣女,粉面骤变,在紊乱的心情下,顿时想到疤面怪人手中的薄剑,正是震惊武林的宝刃——软金腾龙剑。她的芳心深处,闪电浮上一个英健俊美的影子,往事也在心头,一掠而过。因此,她惊得几乎脱口喊出「振清大哥」。但是,她终于忍住了。

就在这时,场中一声震人心弦的隐约雷声,光华闪处,两颗人头,疾向半空射去。接着,一道宽大黑影,闪电掠出,一抖灰袖,飘然而落。噗嗤一声,两道冲天血柱,由二丑两具无头的颈口疾射而出,继而扑通一声,倏然倒在地上。

银钗圣女、绛衣少女俱都看得娇躯一战,粉面色变。咔噔一声,光华骤失,卫天麟已将软剑系在衣内腰间。绛衣少女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闪着憎恶的光辉,一直望着身穿宽大黑衫,满面有疤的怪人。她心中似乎在说:这真是人间最心狠、最丑恶的人。

卫天麟杀了四个恶人,心中中顿时一畅,觉得已圆满达成蒙头老前辈的使命。他看到雍容的银钗圣女,和秀丽的梅儿,俱用冷冷的目光望着他,因此,他也用冷冷的目光望着她们。他想起一年前来紫盖峰的第一天,蒙头老前辈便警告他,不可越过那道松林。

这时,面前站着的中年妇人想必就是那个怪癖的女人。他看到中年妇人用疑惑的目光望着他,他看到绛衣少女用憎恶的目光望着他。当然,他不会知道他的脸上有着不少的疤。绛衣少女的两眼,一直在卫天麟有疤的脸一看个不停。

她看到那张奇丑的脸上,左额,一块亮疤;由鼻至右颈间,一道整齐的长疤,右颊一片凹凸不平的开花疤,还有不少的斑点疤。除了两道入鬓的长眉,一双朗朗有神的星目,和一张薄而下弯的嘴外,几是人间最丑的面孔。卫天麟看到她们迷惑憎恶的目光,顿时想到自己脸上的假面皮。于是,又冷冷望了银钗圣女和梅儿一眼,转身向北峰松林方向走去。

蓦地一声清脆悦耳的娇叱由身后响起:“站住。”

卫天麟知是喊的自己,心说:莫非真的一个男人也不准活着出去心念间,停步转身,怒目直视,只见绛衣少女,手持长剑,面罩寒霜,已向着门己缓步走来。银钗圣女似乎也未料到爱徒这突来的举措,于是急声阻止说:“雪梅,回来。”

就在银钗圣女话音未落之际,一阵疾速的衣袂飘风声,由西南方传来。

卫天麟三人骤然一惊,同时循声望去。只见一道灰影,背着偏西的朦胧月亮,越过一片怪石矮松,电掣飞来,身法之快,异乎寻常。好快,眨眼间,场中已多了一个身材矮小,一身灰衣,颚下留有山羊胡子的老头。灰衣老头两眼如电,一扫地上几具尸体,不禁仰天发出一阵狂笑。笑声刺耳,令人心悸,老头内功之深,由此可知。

灰衣老头倏敛狂笑,立时沉声说:“银钗圣女,果然厉害,十数年不见,不但武功进境奇速,花容娇艳,也依旧不减当年。”

银钗圣女冷冷一笑,说:“想不到赫赫有名的铁掌震江南张道天,竟也卑颜屈膝,加入了蓝凤帮,十数年不见,我倒觉得你愈老愈没骨头了。”

铁掌震江南张道天被骂得老脸通红,厉喝一声,说:“贱妇,少说废话,本坛属下四位香主,可是死在你的手里”

站在远处的卫天麟,这才知道死在自己腾龙剑下的邛崃二丑和虎头阔嘴二僧,竟是时下势力庞大的蓝凤帮的香主。听这老头口气,似乎比方才四人的职位,又高了一等,当然,在武功上也较四人强上一筹。卫天麟见这灰衣老头,神态狂傲,出言无礼,心中不禁有气,正待掠身过去。忽听银钗圣女说:“张道天,你来此之前,想必已经知道,进入紫盖峰的臭男人,可曾有一个活着出去”

卫天麟忍不住重重地哼了一声,铁掌震江南张道天,正为银钗圣女的狂言气得发抖,蓦闻远处飘来一声冷哼,不由转首厉声喝问:“什么人”

卫天麟右袖一拂,倏然掠至张道天的身前。

张道天喝声未毕,只见远处黑影一闪,疾如脱弦之箭,面前已多了一个身穿宽大黑衫的人。借着蒙蒙月光,定睛一看,全身不禁一战,本能地向后退了半步。铁掌震江南闯荡江湖数十年,何曾见过如此奇丑的面孔,较之他属下的邛崃二丑,尤有过之。尽管他经验老到,遇事沉着,双目一瞪,再度厉声喝问:“你是什么人”

卫天麟冰冷的脸上,毫无表情地嘿嘿一阵阴森冷笑,说:“我就是杀死你属下四个香主的人。”

铁掌震江南微微—愣,似乎根本不信,不禁仰天发出一阵轻蔑的大笑。

卫天麟见张道天仰脸大笑,意态轻视,不由心头火起,于是厉喝一声,说:“闭嘴,既然不信,我就做给你看。”

话声未毕,身形骤然掠至张道天身前,倏伸右手,疾扣脉门,左手箕张,闪电抓向张道天的前胸。

卫天麟出手一招两式,迅快无比,声势凌厉,端的惊人。铁掌震江南倏敛大笑,滑步闪身,一抖双袖,暴退一丈,一双老眼中,闪射着—股怨毒的寒电,嘿嘿一笑,厉声说:“阁下身手果然不凡,但你仍不是老夫的敌手。”

说着,身形已然扑至,双手疾出如电,上点双目,下击小腹。

卫天麟冷哼一声,身形一旋,已至张道天身后,一举右掌,闪电噼下。铁掌震江南的武功,确有惊人之处,只觉面前人影一闪,便不见了疤面怪人,心中暗叫不好,迅即低头躬身,闪电一转,一式「卧虎翻身」,右掌疾挥,直击卫天麟的左肋。

卫天麟心头一震,一收小腹,顺势进步欺身,右掌变噼为抓,直点对方后颈藏血穴。张道天倏觉后脑指风已到,心下大骇,身形立即闪电仆地,一挺腰身,飞起一脚,直踢卫天麟的丹田。这一脚踢得又疾又狠,距离又近,场外立着的银钗圣女,不禁惊得手足无措,高声娇唿,要想出手相救,已是万不可能。

只见场中一声暴叱,宽大人影一闪。哧的一声,两人骤然分开。这时,卫天麟飘身落在两丈以外,手中却拿着一块长约尺许的灰布。再看铁掌震江南,面色苍白,眼含怨毒,额角已惊出一丝冷汗,右腿灰绸长裤,已被撕开一道尺许长的口子。

铁掌震江南久已闻名江湖,武功罕逢敌手,在蓝凤帮中,身为坛主,地位仅次于帮主蓝天丽凤心如冰,和总坛三位堂主。今夜他万没想到,属下四位香主,前来夺取西天魔琴,竟悉数被杀,看来自己的老命也有些难保。细想之下,自觉老脸无光,无颜跑回总坛复命,因此,顿时存了拼死之心。

卫天麟初次与人交手,连杀四个恶人,对方老头,又险些死在自己掌下,不觉雄心倏起,豪兴大发。于是,仰天哈哈一笑,不屑地朗声说:“张道天,你已年老无用,在下破例准你活着离开此地,快些滚吧。”

铁掌震江南听了这话,只气得浑身直抖,骤然一声厉喝:“狂妄之徒,老夫与你拼了。”

喝声中,急上两步,两臂一圈,双掌同时推出。一阵山崩海啸,势如暴洪的狂飚,直向卫天麟涌去。

卫天麟豪兴正浓,早已不把张道天放在心上,于是哈哈一笑,厉声说:“自己找死,可不要怨我心狠。”

说着,两臂集中功力,双掌闪电迎出。一声震撼夜空群峰的巨响,砂石冲天,尘土卷空,花树,被震得枝断叶飞,地面,被击出个大坑。尘土飞扬中,两人身形,一阵踉跄,各自连连后退数大步。卫天麟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张道天只觉得气血翻腾,喉间发甜。卫天麟心头一凛,赶紧拿桩站稳,一阵气血上涌,知道内腑已被震伤。举目一看张道天,面色灰白,两手抚胸,身形连连摇晃,看来受伤也并不轻。

再看场上银钗圣女和雪梅姑娘,正用不屑的目光望着张道天。卫天麟突觉喉间一甜,立即运气,强抑上涌的鲜血。他生性倔强好胜,他宁愿伤势加重,也不愿在别人面前,把这口鲜血吐了出来。

哇,哇,铁掌震江南终于吐出两口鲜血,缓缓坐在地上。这时,卫天麟觉出丝丝冷汗,在薄如蚕丝的面皮内,已缓缓流了下来。哇的一声,铁掌震江南又张口吐出一道血箭。于是,他一面揉胸,一面喘息地对卫天麟说:“阁下功力果然深厚,张某衷心佩服。”

说着,又是一阵喘息,说:“阁下可敢将尊姓大名,师承门派说出来,张某今后有生之年,定要再来讨教。”

卫天麟冷冷一笑,沉声说:“在下无名无姓,也无师承门派……”

说着一顿,强抑胸间一阵剧痛,又说:“张道天,在下念你成名不易,留你一条活命,在我未反悔前,快快滚吧。”

卫天麟说着,已觉头昏,腿软,自知不能再在此地停留下去。于是,又看了银钗圣女和雪梅姑娘一眼,勉强昂首转身,缓步向北走去。

就在他转身,刚刚举步之际,蓦地,一点黑影,已迎面射至。卫天麟已无力闪避,本能地伸手去接,但是,飞来的物体,竟然毫无一丝劲力。低头一看,一阵异香,直扑鼻孔,心神不禁一爽,细看,竟是一颗朱红药丸。于是心中一动,想是灵丹妙药,心念至此,也未想到灵丹来源,举手放进口里。就在丹药入口,津液流入喉间的同时。

一声清脆娇叱,由身后响起。“站住……”

娇叱声中,红影一闪,雪梅姑娘,手横长剑,已拦在天麟身前。

卫天麟一愣,冷冷地问:“你要作什么”

雪梅姑娘柳眉一竖,粉面罩霜,也冷冷地说:“你要往哪里去”

卫天麟心中不禁有气,大声说:“要你管。”

雪梅姑娘也大声说:“你可知道没有活着离开此地的臭男人”

卫天麟勃然大怒,厉喝一声道:“我偏要活着离开。”

说着,右手一按腰间,嗡然一声,光华暴涨,腾龙薄剑已然在手。

这时,卫天麟怒火攻心,早已忘了对方是什么人。于是,鼓足最后一点真气,薄剑迎空一挥,带起一阵慑人心神的剑啸,刷的一声,竟以软鞭手法,向着雪梅姑娘,当头抽下。雪梅姑娘虽有对敌经验,但却不知腾龙剑的厉害。于是,瑶鼻一声冷哼,举剑向上疾封。

蓦闻银钗圣女一声惊叫:“梅儿不可。”

唿声未毕,右手一扬,一丝刺眼白光,向着天麟右腕,闪电射来。就在这时,喳的一声,雪梅手中长剑,应声而断,卫天麟的剑势不变,继续闪电下降。那线白光,夹着尖锐之声,已然射至天麟脉门。卫天麟剑势一慢,右腕微沉,飞来银钗,擦皮掠过。

雪梅姑娘长剑一断,方寸大乱,这时,薄剑未到,寒气已然扑面,吓得尖叫一声,身形疾向后倒,双脚一蹬,闪电平射疾退。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倏然,南面一声娇叱,北面一声暴喝,一道绿影,一团乌云,分由两方,疾向天麟闪电扑来。

双方同时举掌,唿的一声,两道如剪劲力,竟向天麟击至。砰然一声,卫天麟的前胸,如遭锤击,身形宛如断线的风筝,直向两丈以外飞去。哇,卫天麟胸间一阵剧痛,张口喷出一道血箭,顿时昏了过去。就在天麟身躯飞行落地之际,一团乌云,挟着极速的衣袂声,已将天麟接住。

接着,一声震撼山野的凄厉长啸,由那团乌云中发出,直向北峰松林间电掣驰去。银钗圣女飞身将雪梅姑娘扶住,两眼茫然望着以绝快身法飞走的那团如乌云似的人影。她不知道这个轻功已达化境的人,是友,是敌

国色天香的雪梅,—定神,也茫然望着那团乌云消失的松林发呆。银钗圣女,轻轻一叹,说:“梅儿,这人身法迅快绝伦,必是一位息隐山野的异人,极可能就是经常飞来此处,逗你玩耍的那只白鹦鹉的主人。”

雪梅姑娘听了,立即想起那只洁白如雪,能说人语的白鹦鹉。她非常喜爱那只灵慧的异禽,她希望有一天能捉住它。谈到白鹦鹉,夜空便传来了那清脆如婴儿的熟悉声音:“小姐,跑了……跑了……”

银钗圣女和雪梅,顿时想起跌坐草坪上,调息运功的铁掌震江南。两人转身一看,不禁同时一惊,哪里还有那灰衣老头的影子

银钗圣女异常焦急地说;“梅儿快追,今夜万万不能放这老鬼活着回去,否则,我们以后,将永无安宁之日了。”

说着,身形起处,当先向前追去。雪梅姑娘丢掉手中半截断剑,尽展轻功,紧紧随在师父身后。顿时,两道娇小人影,在蒙蒙的月光下,宛如殒星流矢,疾向正南驰去。

这时的卫天麟,只觉头脑昏眩,四肢无力,虽然吐了一口鲜血,但内腑并不太剧痛,口中、喉间,仍残留着那颗灵丹津液的余香。他仍清楚地记得,他被震飞的一刹那,身体被人接住了。听了那声熟悉的厉啸,知道抱着自己的是蒙头老前辈。

这时,蓦觉一件马尾似的东西搭在自己的身上。接着,一股柔和潜力,将自己的身体由地面轻轻吸起,继而,向前飘去。卫天麟眼皮沉重,四肢乏力,他没有挣扎,心中也没有恐惧,任凭这一股巨大的吸力,带着自己向前飘去。他听到耳边响着唿唿的风声,但却觉不到劲风袭面。他觉得飞行极速,但听不到自己衣袂的飘风声。他只觉得,时高时低,忽而上升,忽而下降,渐渐,他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