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更新】英雄无敌夜谭之精灵王的归来1

作者: 时间:2022-10-27 12:33:57 阅读:

【今日更新】英雄无敌夜谭之精灵王的归来1

(一)

厚重的云层挡住了火辣辣的太阳,在大地上投下一片阴影。然而,田野间没有一丝风,闷热的天气让人觉得心烦意乱。

这里,是埃拉西亚帝国西部的边境。一辆轻便的马车正急驰在坎坷不平的小路上,赶车的是一个年轻人,灰褐色的短发散乱的披在额前,遮住了他上半截面孔,但在发间透出的目光却显得灵活无比。身上是一袭粗陋的布衣,却是剪裁得体,异常合身。

此时,这男子紧抿着嘴唇,脸上的汗水滚滚而下,他却顾不上去擦,只是一个劲的挥动手中的皮鞭,将马车赶得飞快。

"杰姆,不能把马车赶得慢些吗"

一个轻婉柔和的声音从车厢中传出,声音中透出些许痛苦。

"小姐,我知道你很辛苦。但是我们不能慢下来啊,如果被那些家伙赶上,再要脱身就很难了。"男子头也不回的答道,手上的缰绳丝毫也没有放松。

"再赶上一天路,我们就深入埃拉西亚的国境了,只要进入有重兵把守的大城,谅那些家伙也不敢再追上来。"车厢内一阵沉默,隐隐传出一声轻叹。

赶车的男子微微侧头向后望了一眼,脸上现出了怜惜的表情,终究还是毅然的转过头来。目光向前方望去,男子的脸色突然一变,低声叫道:"小姐,小心了。"车厢内传来略带惊慌的声音:"他们追上来了么""应该就是他们了,我们冲过去。"

男子沉声答道,眼睛眨也不眨的凝视着前方。

一排人影凌乱的排列在前方,远远的看去,只觉他们动作僵硬,形状古怪。

当马车渐渐驰近,男子的眼睛眯了起来,那群人的样子逐渐的清晰。

残破的衣服七零八落的挂在身上,衣服的破漏处露出泛着死灰色的肌肤,不少地方还可见到腐烂的伤口。脸上的肌肉同样腐烂不堪,面无表情,但是一双双睁得大大的眼睛中,却透着令人心悸的红光,映得他们手中持着的利刃也隐泛红芒。

"是一群僵尸,足有三十多个,其中有几个好像还是高级的尸兵。"男子的声音透着紧张,一手控缰,一手松开皮鞭,从旁边拿起一柄长剑。

车帘微微掀开,一双清亮的眼眸在帘后闪了一闪。

"他们数量太多了,这样只怕冲不过去了。"

此时马车已渐渐接近尸群,其中几个僵尸已经缓慢的迎着他们向前走出,竟似是要硬挡疾驰中的马车。

男子握剑的手紧了一紧,手心中渗出冷汗。疾驰的马车绝非人力可以阻挡得了的,然而,面前的却并非普通人,天知道他们那破烂不堪的身体里究竟有多大的力量。

就在马车即将与尸群接触的时候,迎出的几个僵尸纷纷举起手中的利刃。一个巨大无比的火团忽然从空中落下,"轰"的一声将那几个僵尸包没在熊熊烈焰之中。

骏马的嘶鸣与凄厉的嗥叫声同时响起,马车"唿"的一声穿过燃烧的火焰,将几个浑身是火的躯体撞出老远,冲入后面的尸群中。

"杀!"

男子一声狂吼,手中的长剑奋力向马车两旁挥动。剑刃切肉断骨的感觉清晰的传来,一只只断臂残肢在眼前飞舞。数不清究竟砍倒了多少只僵尸,男子的衣衫已被汗水湿透,手臂也微觉酸软。有两只僵尸就在他挥剑速度减慢的当儿攀上了车座。

一道柔和的光芒适时透过车帘射出,男子的身体被光芒笼罩,一股力量由体内生出,身体的疲劳似乎立时消失无踪。

厉叱一声,男子从车座上站起,一脚将左侧的僵尸踢飞,右手长剑的剑柄重重的撞在另一个僵尸的面门之上,顿时将这家伙撞得翻下车去。

右脚一痛,一把短刀在他的脚上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男子一咧嘴,长剑一翻,一颗狰狞的人头斜斜的飞出。左手缰绳一抖,拉车的骏马一声长嘶,马车终于冲过了尸群,不片刻就将尸群远远抛在了后面。

男子一声欢唿:"小姐,我们冲过来了。"

话声刚落,男子的目光向前方一扫,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天气仍然是那么的闷热,然而刚刚才经过一场激战的男子却觉得身上一阵发冷。

前方不远处,整齐的排列着十个身披锦袍,枯瘦如柴的怪人。鸟爪般的双手微微提在胸前,aa两颗尖利的獠牙露出唇外,形态异常可怖。

虽只有十个敌人,男子却失去了前进的勇气,缰绳一收,将马车停了下来。

"小姐,前面有十个吸血鬼王,另外,好像还有……"男子一边低声的向车中的小姐报告,一边紧张的注视着前方。一个高大的黑影出现在十个怪人的后面,缓缓越众而出。

男子发出一声呻吟:"一个死亡骑士。"

纯黑的盔甲包住全身,跨坐在一匹同样纯黑色的高头大马之上。在死亡的黑暗气息笼罩下,那人与马都仿佛从地狱中走出一般。这,就是号称亡灵族最强兵种,其威力足以与埃拉西亚帝国圣骑士兵团的圣骑士相对抗的死亡骑士。

在大陆各族长达数万年的战争中,上界与下界各族都形成了十分近似的完整军制系统。各族都将自己的常规作战部队按战斗力分为六个等级。在人类族中,一般经过训练的士兵都只是第一个等级的部队。只有经过特殊的抗御魔法与战技训练的重骑兵,才可以被授予圣骑士的称号,编入圣骑士兵团。而这为数不过数千人的兵团,就是埃拉西亚帝国的第六级作战力量,也是最最精锐的部队。

据说,在战斗中死去的圣骑士的灵魂如果被强大的死灵法师所拘禁。经过漫长的年代,一直得不到解脱,圣洁的灵魂将会化作充满怨气的恶灵,再由术师赐予他们不死的躯体,便成为强大无比的死亡骑士,其威力似乎还在圣骑士之上。

这同样为数不多的死亡骑士,便成为亡灵族的第六级作战力量。

刚才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冲破三十多个僵尸的阻截。可是如今,十个第四级力量的吸血鬼王,和一个六级的死亡骑士。在以多欺少的情形之下,这种力量,只怕比三百个二级力量的僵尸加起来还要可怕。赶车的男子深深的明白这一点,心中充满了绝望。

车厢中传出一声幽幽的叹息:"我看见了,杰姆,你赶快跑吧。他们的目标是我,你现在就跑,说不定他们不会去追你的。"听到小姐的话,男子咬了咬牙,胸膛一挺:"小姐你别说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是决不会丢下你自己逃命的。何况,对手是吸血鬼王,我也肯定跑不了的。"车厢内没有声音,男子握紧手中的长剑,振声道:"事到如今已经别无选择了。小姐你准备好,我一冲出去你就发动魔法,能用多少就用多少。""没有魔法了。"

正准备出动的男子闻声一呆:"什么"

"这些天来不断的使用魔法,却一直没有时间休息。我的魔力一直在损耗,刚才那两个魔法,已经将我的魔力耗尽了。"刚刚振起的斗志似乎消散得无影无踪,男子颓然的坐在御座之上,无神的双眼茫然的看着开始缓缓移动的敌人。

黑色的灵马迈开脚步,十个吸血鬼王轻飘飘的跟在后面,不徐不疾的向着马车行来。敌人显然对自己压倒性的优势充满了信心。

荒野中的空气似若凝结住了一般,只有马蹄敲击地面的沉闷响声一下下的传来。在男子的感觉中,每一下似乎都敲击在自己的心上。

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压力,男子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嗥叫,疯狂的跳下马车,迎着缓缓而来的死亡骑士冲了上去。

黝黑的面甲内是无尽的黑暗,根本看不见死亡骑士的面目。然而,当男子冲近马前,骑士的头部微微一动。一柄又长又厚,略带弧形的斩马刀霍然出现在骑士的手中,对着奔来的男子当头噼下。

头上的短发被刀刃逼出的锐风压得分向两旁,男子只觉得一股令人窒息的力量当头压下。战士的本能使他迅速的一挫身,手中的长剑奋力向上挥起。

"当……"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男子手中的长剑化作无数碎片四下激射,巨大的冲击力更将他震得如断线风筝般倒飞而出。"蓬"的一声重重的落在几丈远的地上。

鬼影一闪,几只干枯尖锐的鬼爪伸到男子的眼前。另一边,一个吸血鬼王已经跃上车座,伸手去扯车帘。

"嘶……"

车帘被扯开一块,出手的吸血鬼王却蓦的发出一声鬼嚎,枯瘦的身体翻跌下车座,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与此同时,男子只觉得一股大力将自己的身子提起,眼前一花,已经安安稳稳的坐在了马车上。方才摔倒之处传来几声同样惨烈的号叫,又有四个吸血鬼王栽倒在地上。

愕然的向身旁望去,一个全身裹在银灰色斗篷内的人傲然站立在马车一侧,一只脚踏着地上的吸血鬼王,手中提着一把泛着暗金色光泽的大弓。

似乎深感意外,死亡骑士胯下的黑马脚步一停,几个幸存的吸血鬼王更是睁着通红的眼眸定定的注视着这个不速之客。

"想不到本人才一进入埃拉西亚国境,就会遇到你们这些亡灵族的怪物,看来是你们太不走运了。"清亮震耳的声音响起,这人一手掀起了身上的斗篷,随手丢在车上。

男子眼前一亮。首先入目的是一头橙红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后。修长挺拔的躯体上,一身与斗篷同色的劲装清晰的展示出他的宽肩窄背,猿臂蜂腰。

宛若大理石般光洁细致的面庞轮廓如同刀削般的鲜明:尖而细长的耳朵,高挺的鼻梁,嘴角噙着一丝高傲的冷笑。最特别的还是他的眼神,锐利,冷静,让人想起正在搜寻猎物的鹰。身后背着箭袋,一手把住大弓,这人虽然毫无动作,却让人觉得他浑身上下充满了锐气与动感,像是一支箭,离弦之箭。

"一个精灵。"

倒吸了一口凉气,赶车的男子被此人气势所慑,竟是说不出话来。

对面的死亡骑士似乎也是微微一窒,但瞬即长刀一举,胯下的黑马立时四蹄翻飞,向着这边疾驰而来。身后,五个吸血鬼王身形一展,化作五只灰黑色的大蝙蝠,吱吱怪叫着跟在马后翻飞疾掠。

一声冷笑,不见这精灵的动作,只觉得他的手臂动了动。对面传来的吱吱怪叫已然变作一声声哀鸣,伴随着震耳的叮当巨响。男子目光到处,只见一只只蝙蝠如折翼之鸟般无力的落在地上,那死亡骑士手中长刀挥舞,胯下的黑马却停下了前进之势,反而在一步步的后退。

一缕尖风袭至,一个吸血鬼王出现在那精灵的右侧。身形凌空而起,两只鬼爪狠狠的抓向他的胸腹处,一张大嘴更是咬向颈侧的要害。

瞥见这一景象的男子还来不及发出惊唿,那精灵右手一伸,手中握着的一支长箭对着吸血鬼王张开的大口就插了下去,并在噗的一声中将这只吸血鬼王牢牢钉在地上。

这一阵工夫,对面四只蝙蝠已全部掉落在地上,男子这才勉强看得清楚。那死亡骑士挥刀挡格的,是一支支羽箭。细长的羽箭似乎具有绝大的力量,每挡下一支,死亡骑士骑乘的黑马就要连退几步。而这一阵工夫下来,那死亡骑士虽然挡住了不下十支羽箭,身上却仍是中了三支。一股股黑气从中箭处冒出,男子发现,那骑士的盔甲在慢慢的向内凹陷。

"咄!"

一声厉叱由精灵的口中发出,死亡骑士手中的长刀在一声震响中脱手而出,一支羽箭就在同时插入他的面甲。"哧"的一声,死亡骑士的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盔甲中忽然冒出无数缕黑气,转眼间消散。一副空盔甲当的一声落在地上,那匹黑马也在瞬间消失了。

精灵收起大弓,看了一眼旁边目瞪口呆的男子,微微一笑:"结束了,你没事吧"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男子愣愣的摇了摇头。突然似有所觉,急忙向着车内喊道:"小姐,你没事吧"车内传出那女子低低的声音:"没事,"

略顿了一顿,女子的声音提高了一些:"还要多谢先生出手相救。""啊!"男子叫了一声,向那精灵行了一礼,"先生救了我和小姐的性命,我都忘了向您道谢了。请问您高姓大名""我叫格鲁。"那精灵淡然应道,拿起车上的斗篷披在身上,"有件事我不大明白,你们怎么会被亡灵族的军队追杀的""这个……"

只觉得"格鲁"这个名字十分的耳熟,男子仔细的思索着,却想不起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听到对方的问话,迟疑的向车中望了望。

"我们是在路上遇见他们的,我也不明白他们怎么会追杀我们,也许只是偶然遇上的吧。""是这样吗"听到车中女子的回答,格鲁的目光一阵闪动,"出动了死亡骑士和十个吸血鬼王,在亡灵族来说是十分的重视了。真的只是偶然遇上吗"车厢内一阵沉默,格鲁看了一眼旁边略带不安之色的男子,忽然一伸手,掀开了车帘。

惊唿声中,格鲁锐利的目光在车厢内一转,落在斜靠在软座上的少女身上。

一身素淡的长裙包住娇小瘦弱的身体,淡茶色的头发凌乱的散落在苍白的脸庞上。放在她清瘦的脸上略显过大的眼睛此时更是睁得大大的。眼神清澈如水,带着惊惶之色注视着掀开车帘的人。只是脸上的神情却又带着说不出的高贵清华之气。一眼看去,这少女竟是别具一种楚楚动人的风致。

然而,格鲁的目光只是略略一扫,便凝定在她的左肩。那处的衣服似是被人抓破,露出里面用布条包住的伤口,伤口内还在微微的渗着血水。

蓝色的血。